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9阅读
  • 0回复

柳林胡氏尚宜公分支寻根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寻根记
—柳林胡氏尚宜公分支寻根


20176月中旬,叔林发、哥泽兵、泽建、弟泽友、江洋、泽卫和泽坤等相聚盘石翼德山庄,商量成立云阳柳林胡文化研究会、重修家谱、重修家万公墓、寻找尚宜公安葬地等事宜。
618日早上7:00,叔林发、泽兵、泽友、江洋、泽卫、泽坤和我(云)一行人,分乘三辆车,8点过抵达陈家山耳子槽。


在林发叔的带领下,到陈家山耳子槽背面的福地,观瞻家万公墓地;家万公墓建于清同治年间,由于历史原因,祖墓遭劫,墓地面目全非,坟冢碑亭荡然无存,仅剩墓前基石数条。家万公的旧宅也早已不见。


再驱车直上数百米,瞻仰水城寨。水城寨系家万公率六子于清同治二年所建,气势恢宏,原为六大房的防盗粮仓;建国后,收归国有,曾作为国家粮库,现为云阳县文物。水城寨外书“敦本恒固”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门楣上方有《敦本楼序》。环视四周,周边城墙等附属建筑早已荡然无存,唯有高耸的水城寨独立其中。


一行人先后拜访了几位“世”字辈的叔辈,重访祖辈生息之地。正午,世勇叔与婶很热情,早已备好一桌丰盛的午饭:腊肉炖洋芋、土咸鸭蛋、陈家山米甑子饭等满满一大桌,全是绿色健康食品,我吃饭很少两碗,但今天却例外。


午饭后,稍作休整,泽卫因一年难得回家,留下陪叔和婶,辛苦了泽兵,“背”着叔和几兄弟,我们继续下一站,南溪破石口。


我们在江洋的提议下,经马肩坳、江洋的老家、窄口子、江口、新南溪,最终到达破石口,准备找寻尚宜公安葬,可我们对下一步的目标尚无具体的信息,还只停留在谱书的只言片语中;林发叔、泽兵、泽友、江洋、泽坤和我,不放过一字一句的零星信息,在破石口桥上走访近一小时后,确定初步目标:无量新家村。


到达新家后,彭姓大哥热心相帮,从我们提供的先祖埋葬地,“四川夔府云阳北岸崇善里孙家坡中甲肖家坝柏树林屋后“癸山丁向”,经过比对,云阳北岸、中甲、肖家坝、柏树林,在当地基本吻合;继续走访当地数位宗亲,均未发现有柳林胡氏后裔,更未曾听说有胡氏先祖埋葬附近,寻找陷入僵局。


再次在彭姓大哥带领下,步行前往肖家坝。在肖家坝中二台(疑似中甲),与当地彭姓大伯沟通下,获知有一胡姓墓地位于我们描述的地方,在我们的恳求下,终于同意当向导,在彭姓大伯的指引和描述下,找到疑似尚宜公墓地,墓向为右侧靠山,墓地已于80年代左右开生田时毁掉,墓碑荡然无存,无法确定此处是否先祖尚宜公墓地。


在临走时,可能是尚宜公在天有灵,不能让孙辈们失望而归。因我们去时准备不充分,未带上定位罗盘等,但我与江洋不愿就此罢休,灵机一动,在手机上下载一定位罗盘APP,再次回到墓地,顺着彭姓大伯指引的方向通过罗盘定位,“癸山丁向”跃然眼前,这不正是我们要找的地方?通过反复比对,基本能确认就是先祖尚宜公墓地,但原址现已葬入彭氏,恢复无望,十分遗憾。今天是2017618日(旧历五月二十四日),距先祖尚宜公离世(清乾隆三十七年五月三十日),已245年过去,愿先祖安息。








胡云(重庆云阳)提供
2017.06.20







114412749@qq.co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