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657阅读
  • 19回复

百年竹坪----浙江省庆元县竹坪村村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8-01-23
— 本帖被 南山 执行合并操作(2012-08-04) —
胡纮及庆元竹坪胡氏世系之探讨----古月

    人物出处、历史事件等,在通史、野史、地方志、宗、族、家谱中的记载与正史记载出现差异,且尚未得到确证时,应以正史为准;换句话说,就是以最早的最高官方史书资料记载为准,这是史学界早已形成的一个基本共识。

      然而《庆元县志》中记载,胡纮是庆元人,《竹坪宗谱》、《竹坪家谱》记载中胡纮不仅是庆元人,且竹坪胡氏世系属于胡纮后裔传承。关于胡纮籍贯,目前最早的权威正史《宋史》和《宋史 - 胡纮传》(国史原本,删改最少,可信度最大的史书);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亦有诸多文本记载:“胡纮,字应期,处州遂昌人”。另有胡纮次子胡留碑文记载:“今为处之庆元人,昔始祖訢避地于兹”。这句话或许可以这么理解:现在是处州庆元人,过去祖辈因避难而迁移于此。结合如上资料分析推断:胡纮并非庆元人。可如今竟出现两种版本记录其籍贯,由此看来,胡纮身世和竹坪胡姓世系颇存诸多置疑。

      有人会提出质疑,《庆元县志》和胡留碑文都有记载:胡纮九世祖胡訢1065年因避难迁到庆元坑西。如此一来诸多啼笑皆非的问题就产生了,胡訢与胡纮相隔九代,他们之间每代平均间隔只有9年,也就是说他们平均9岁就得生孩子,不但要确保每代第一胎必须是男丁,而且还得确保个个成活。也就是说在9岁之前就必须结婚,古代9岁订婚或结婚姑且有存在,加上通常是妻子年龄小于丈夫,换句话说,其妻子还不到9岁就得生子,难道古代孩童发育特别早? 还是古代孩童有生育上的特异功能?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不仅违背科学常识,同时编写者的治学态度亦不够严肃。

      据有关史料记载:胡訢晚年由新蔡迁到丹阳,且于公元914年病逝于丹阳。由此胡訢成为被普遍且较为权威地认可为丹阳的胡氏始祖之一。退一万步讲,就迁移问题上,在唐末的五代十国年间,江浙一带战事相对较少,社会相对稳定,胡訢为什么要放着好好的肥沃而广阔的江南平原不迁,却偏要迁到庆元这种山沟来呢? 既然胡訢已病逝于丹阳,那么胡訢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迁徙到庆元来的呢? 难道那个年代同时有两个胡訢存在?或者说胡訢去世后其阴魂还有迁移的特异功能? 因此,如果仅仅以《县志》和胡留碑文中的有关记载来推论,那么其世系记载尚存在诸多常识性错误,这里暂不深入探研。

      有人自然会提出:庆元坑西胡纮的坟墓就是铁证,胡纮无疑就是庆元人。鉴于胡纮坟墓众多,其中坑西的胡纮坟墓尚且不作置疑或权当正确。但以胡纮坟墓来推论胡纮就是庆元人是否就完全科学正确呢? 这显然是不够科学的。以坟墓推断人物籍贯,这种逻辑推论有一定道理,但往往不一定正确。如果以此推论,那岳飞是杭州人,孙中山是南京人,北京八宝山革命陵园里的全是北京人了,显然这么推论是不够严肃和科学的。

      还有一种依据,那就是胡纮的画像,这也是证明胡纮是庆元人的重要依据。那问题又来了,且不说其画像是作于何年代,是胡纮在世时画的还是去世后,由后人画出来的,也无以证明这画像是否正版,更无从考证其画像是否就是根据胡纮本人相貌画出来的,即便算是真的,也不足以取信。以画像作为依据也是缺乏理论依据的,要是如此,全国各地都有关公画像或雕塑,那么关公就是全国各地关姓始祖了。至于为什么有胡纮的画像存在,那无非是鉴于其出身名望且对庆元有置县之功,后人接纳并认可了胡纮是庆元胡姓始祖,出于礼俗、崇拜和尊重,凭借回忆或想象画出来的。

      那么南宋吏部侍郎(相当于现在的司长)胡纮为何成为庆元坑西人,且被庆元人世代相传的呢? 要探讨这个问题,首先需要从胡纮的晚期施政,及其被罢官后的去向及其社会背景开始探讨。

      众所周知,历史上胡纮是一位颇具争议的人物。史料记载:1195年11月,监察御史胡纮上言宋宁宗:汝愚(时任右丞相)倡引伪徙,谋为不轨,因条奏其十不逊,致使赵汝愚诏责至湖南零陵(今衡阳);1196年8月,时任太常少卿的胡纮又上言宋宁宗:近年伪学更盛,有人取伪学之人次第用之,今实应令退伏田里,循省愆咎;胡纮此奏未准,于是在1197年12月,指使沈继祖、王抗等人联名上书宋宁宗:置伪学籍。宋宁宗准奏。致使朝政仅宰执就有赵汝愚、留正、周必大、王蔺四人;还囊括朱熹、徐谊、皇甫斌、张致远、杨宏中等朝廷文武重臣共计59人被诏责而罢贬,朝野上下诏责而贬者不计其数。可见胡纮掌权时因政见及权势争斗所采取的一些手段是颇受人所恶的。嘉泰年间,两种政治斗争中胡纮已趋于劣势,以上诸多诏责和罢贬者先后被起用。1201年2月,胡纮本人也由于“坐同知贡举、考宏词不当”等罪名被罢,1204年在庆元病故。

      在历史上凡是走红之时突然遭遇罢贬,尤其是朝廷较大的官员,多由政见分歧或政治势力争斗所至。一旦被责遭遇罢贬,而对方政治势力掌权并得势之后,即使朝廷不公开责咎或不株连其责,其对方政治势力往往在背后清算新旧之恶。这样不仅可以排除异己,而且防止死灰复燃,有时为解心头之恨而刨棺辱尸,即连对方的坟墓都不放过。老政客的胡纮对此自然讳莫如深,因此,对自己被罢后的去向,以及防御追究等问题自然思虑其中。民间还有传说和记载:胡纮去世后其后人为其同时建造了十八座坟墓。已故之人不可能分尸而葬,这是世俗大忌,所以这里肯定只有一座是真的。胡纮假坟如此之多,目的就在于用障眼法来迷惑世人以防不测,可见胡纮对此有事先安排的可能。这种真假坟墓现象不仅在中国古代甚为常见,即便在近代的竹坪村亦曾有过。另外,既然需要那么多的假坟作掩护,那么坑西之胡纮坟墓在建造之时根本不可能也不敢留下任何真实印记,道理很简单,坑西距离庆元县城仅一步之遥,若有胡纮真坟的印记,那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故此,坑西的胡纮坟墓起先应该仅停留在核心嫡系人知道以及后来外界的传说之中,其坟墓碑记等也是后来人重新立上去的。鉴于盗墓者所遗弃的有关物件以及坟墓本身尚未得到有关权威部门的认证,故此,以上只用权当正确姑且以视默认而已。

      胡纮被罢后,为何不回遂昌却远道而来庆元定居呢? 稍有历史常识的对此并不难做如下推测的。胡纮不回遂昌而到庆元,其原因可能有三:其一:声东击西。胡纮当权之时曾排挤过无数朝野重臣,如果被罢后对方政治势力的株杀,按照常理,首先是追踪其原籍。如果胡纮回到遂昌,则很容易被跟踪而至,不仅有生命之虞,连死后的坟墓都难以保全。因此,胡纮干脆来个声西击东,悄然来到庆元,此乃策略之举。其二:鞭长莫及。当时临安离遂昌已属不近,且路况险恶;而遂昌距庆元不仅路途遥远,而且一路穿荆布棘、悬崖山岭、豺狼虎豹,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难以追究。其三:世外桃源。对于胡纮本人来说,毕竟对庆元有置县之功,庆元宦官乃至平民百姓自然对其厚待有佳。就其而言,选择到庆元不仅自身安全系数大,而且在环境、居住、生活上,犹如世外桃源。究其以上三点,胡纮被罢后选择到庆元,病故且埋于庆元可谓顺理成章。

      那么胡纮是否就是竹坪村胡氏的祖先呢? 显然,这里头存在着诸多疑问,如南宋之前的庆元(那时不叫庆元而叫松源乡)即在胡纮之前是否就有胡氏人口的存在,这点虽尚未及考证,但不能排除有胡氏人口的可能。鉴于胡纮置县有功,同时乃名门望族,因此,有的胡氏村庄在修志谱时,或许是出于对其的仰慕与褒扬,还是出于迎合投靠名望的心理,未详加考证而经圆滑世故的修志谱先生的捉刀,往往就把一些胡氏世系挂之于其下。这种现象不仅仅存在于庆元,如余姚、绍兴等亦有记载胡纮是其胡氏祖先,还描述胡纮被罢后为了逃避追杀而迁到余姚且一度改为朱姓;还从胡纮到余姚改为朱姓开始,一直跟踪记录到1932年胡纮嫡系流派断后为止,记载得可谓有板有眼,丝丝入扣。由此可见,这种世系上的移花接木现象在古代修志谱中极为普遍。在修志谱中不仅存在这种问题,而且即便在修范围很小的村庄志谱,连家族与家族彼此间有意或无意的相互穿插亦时有出现,久而久之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事实与顽固和固化的思维定势,作为史实被传承下来,对此,后人在缺乏科学认识和缺少资料证据的情况下,往往深信不疑和乐于将错就错,这种例子在竹坪家谱中亦有不同程度的存在,其它更是举不胜举。

      对于古时修志谱过程亦值得一些探究。其一:古时有职业的修志谱先生。作为职业修志谱先生往往是毫无方向的四处招揽生意,因此,客观上修志谱先生不可能选择某几个姓氏来写,而是根据需要见什么姓氏就修什么谱,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到什么庙就念什么经,这种情况是完全存在的。其二:客观上修志谱先生不是也做不到百事(姓)通,在古代尤其是农村自然环境如此恶劣,修志谱先生在资料收集、考察论证时,在交通信息等极为闭塞的情况下,根本做不到对诸多姓氏及世系作全面而清晰的梳理;再者,宋、元时代中国已有近千例姓氏,即便在某一地区范围之内也有百姓之多,修志谱先生根本做不到对这些姓氏世系及迁移资料的收集。其三:在修志谱时,往往是参照原有的志、宗、族、家谱资料抄袭并补充续接部分,由于修志谱先生自身的随意性或缺乏职业道德,相当程度上存在按照少数人意图而编写的情况。古时对修志谱先生甚受村民崇拜与尊敬,村民普遍缺少文化,更没有去核实真假的意识,故此,也做不会去核实,唯其一言是举。其四:修志谱先生的专业(文化)水平与职业道德并不见得很高,关于这点,在以往竹坪家谱中已被发现的诸多甚至极为低级的错误中即可得到证明。当然,修志谱先生的书法颇具功底,这是非常肯定的。其五:在修志谱时,为完成任务,往往缺乏严肃性和满足本地一些人的心理,盘根错节的断代,移花接木的穿插,甚至低级错误亦较为常见,修志谱先生只要完成任务,收取资费即可,而不需要文负其责。其六:古时的志、谱通常只备2-3本,由专人保存,查看的人很少。即便存在或发现问题,也是相当年数以后的事情,已成既定事实,容不得更改。且不论古代志谱中这种情况普遍存在,即便是现代,如在1987年的修谱中,即可得到有力的证明。概而言之,过去修志谱多由闭门造车,坐而论道,甚至是人云亦云无中生有炮制而成的,因此,对于志谱中的某些记载不能盲目崇拜,仅作参考或一笑置之罢了。

      现在话题由背景回到具体的竹坪村胡姓世系及其迁移上来,竹坪村胡氏发源于官塘并由官塘迁移到竹坪,这是毋庸置疑的。鉴于竹坪胡氏归属于庆元胡纮后裔,那很自然可以推断官塘村至少有部分胡氏人是由庆元方向迁移进来的。但这种迁移的途径及其方式是否就不存在任何疑问呢?客观上显然是存在诸多疑问的。为了更清楚地说明这个问题,首先还得从中国古代人口迁移的规律及其背景开始谈起,然后再说明疑问的理由。

      根据古代人口迁移原理,大致可以归纳为如下几条法则:第一:古代人口迁移类似于鱼的迁徙,即按逆流而上或顺流而下迁移原则,且两者同时并存,其中以主流优先,净迁移人口从农村流向中心城镇占优势。第二:短距离迁移占据优势,距离越近迁入人口越多,反之距离越远,迁入的人口越少,迁移人数与距离成反比,远距离迁移由农村流向中心城镇占据优势。第三:按管辖区域迁移为主,古代人口迁移受到原管辖地一定的限制,主要涉及到利益问题,如纳税、土地、扩张等(自然、社会灾患及个体传承、继承迁移除外)。第四:迁移受自然环境,如道路交通、通讯能力、经济状况、生存环境等因素影响与制约,有利的经济与生存环境是推动人口迁移的核心动因。第五:迁移具有阶段性和稳定性,诸如战乱、逃役、避难、灾患、体制、城镇负荷等是人口阶段性迁移的主要动因,此时由城镇迁往农村占据优势;一旦迁移到某个地方,就置地造屋久居并世代繁衍下来。

      结合古代语言学原理,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语言。任何城镇首先都是由乡村开始逐步发展起来的,乡村一旦建立起来之后,就开始繁衍并发展下去。首先:一个稳定且有一定历史的乡村,往往存在独立的语言体系与音调,也就是所谓的方言与乡音。而方言的起源与发展是与人类社会活动同时并存的,在尚未普及普通话的年代,方言具有极强的稳定性和传学性,所谓乡音无改鬓毛衰就是这个道理。换句话说,一个乡村自建村之始,这个村的语言已由迁发地随同迁移人群一同带过来。其次:语言随同人口迁移指的是群体而不是指个体,只有群体才能构成一个独立语种的可能,而作为个体不可能形成语种或语群。道理很简单:由一个甚至一家人从外地迁到某村长期居住;来自不同语种的媳妇或入赘之人,一旦迁入本村定居下来,其原有的语言就被本村语言所取代。再次:竹坪的建村并不一定是由一户人家开始建立起来的,即便退一万步讲,由一户人家开始建村,按照先入为主原理,随后陆续跟进的语言也被原先村主语言所取代。

      由以上原理及特点不难得出诸多置疑与推测。其一:竹坪、官塘与景宁符合人口逆流而上迁移原理,且两者距景宁的距离比庆元近,否则,违背人口逆流而上和短距离就近迁移原理。其二:鉴于竹坪、官塘与景宁属于同一语种,符合语言随迁原理,否则,无法解释竹坪、官塘及景宁话与庆元话之间的差别。其三:民国期间竹坪村附近就常有豺狼虎豹出没,更何况宋、元时代,庆元与官塘及竹坪之间的恶劣自然环境和交通状况可想而知。那时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和手段远不及现在。加上那时没有自然生成的道路,到处是悬崖峭壁,豺狼虎豹,彼此间又无河道相连。难道迁移的人就甘冒生命威胁,放弃比官塘、竹坪更好、更平坦、更近的地方,而舍近求远迁移到官塘与竹坪这样的深山老林来呢?其四:即便胡纮是庆元坑西人,坑西位于庆元西部,庆元西部的经济与自然环境远胜于东部,以胡纮及其后代的名望与能力,在庆元近郊甚至更好的西部地区寻找理想的迁居之地并非困难。那如何解释其后裔却多分布于庆元东部的偏远山区,而自然环境较好的庆元西部地区却又相对偏少呢?其五:竹坪村建村之后约一百年时间隶属于青田管辖,鉴于竹坪的溪流是流经景宁至青田的,符合按管辖区域迁移的原理,如果是庆元方向迁移进来的,则违背了地域管辖迁移原则。其六:至于与左溪胡氏语言存在的差别,或许可以这么解释,左溪胡氏存在由荷地方向迁移过来的可能。也正因为这个语言差别,或许成了景宁与庆元之间胡氏世系的分水岭。迁移原理中还有一条,那就是主流优先迁移原则,相对而言景宁、交溪口、岱岭尾这条溪流要比左溪至岱根方向的溪流要大一些。其七:也许有人提出反证,那是庆元迁至官塘时其语言就被官塘村的语言取代了,所以竹坪与官塘村的语言相似,这非常有道理,但在以上诸多原理当中,按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仅凭这一条难以覆盖以上诸多迁移原理。其八:竹坪胡氏发轫于官塘已无异议,既然竹坪胡氏系胡纮后裔,则官塘胡氏也是胡纮后裔。那么官塘的胡氏后人为何对认祖胡纮问题上反映冷淡或无置可否,仅凭古代志谱中的一句话或道听途说,未加以科学论证,口口有些人却口口口口,视为荣光和积德行善之举。还有,既然竹坪人属胡纮后裔,那在历代修志谱时,为何不将胡纮及其子孙胡留、胡渊有关资料纳入宗谱,反而把毫不相干的青田刘基(刘伯温)的诗词纳入宗谱,难道是有意暗藏某种玄机,还是修志谱之人只知道胡纮而不知其还有颇具名望的子孙胡留和胡渊,此等人物尚且不知或不提,修志谱者之素质及其所下的定论本身就存在问题,且不足以此为据而盲目崇拜与采信。

      综上所述:景宁、官塘、竹坪村存在逆流而上迁移的可能;换句话说,官塘与竹坪的胡姓始祖及世系存在发轫于景宁方向的可能;或者说,竹坪村胡氏世系与胡纮胡氏世系不存在关联的可能。鉴于目前尚无确切佐证资料,故仅作此推测。由于世俗等各种原因,要做出如此推测需要相当的胆量并要冒一定风险,疑问本身的提出就往往被认为大逆不道。故此,希望看到本文的有关竹坪村胡姓人士,请大可不必为此大惊小怪或节外生枝。本文亦未曾下任何结论,而是作为疑问探讨而已。当然,如果有人见此予以反证或反对,并且从正史或拿出其它经权威部门认证的有力物证来证明竹坪村的胡氏系胡纮后裔,同时拿出从庆元迁往官塘的有力依据,那是最好不过且拭目以待。

参考书目:
1:《宋史》
2:《Migration Theory》E. G. Ravenstein
3:《Historical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change》E. G. Roger Lass


[ 此贴被huyongdong在2008-01-15 12:01重新编辑 ]

原载:胡氏宗亲网(http://www.hszqw.com.cn
[ 此贴被南山在2012-08-04 15:11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8-03-03
百年竹坪----浙江省庆元县竹坪村村志
——竹坪村农民生活及其变迁


                                    编写说明

      据文字记载,竹坪村始建于元顺帝至元元年——元顺帝至元六年(1335-1340),南宋吏部侍郎胡纮的第十一世孙胡正公自官塘村迁入建村,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

    竹坪村坐落于温州飞云江的源头,民国初年至1993年,竹坪村是乡政府所在地,现为庆元县左溪镇所辖的一个行政村。

    胡姓是竹坪村的大姓,占竹坪村人口95%以上。2003年前有住房170余栋,常住人口1700余人,在庆元县345个行政村中,竹坪是较大的村庄。随着社会和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尤其是2003年的火灾,加快了人口外迁的速度,如今竹坪已成了不到300人口的村落。

    竹坪村曾有过辉煌的教育,“书乡竹坪”名声远扬。竹坪私塾和学堂曾培养出许多知名人物,如致力于办学的胡敦楷、胡友陶、胡睦民先生;有毕业于上海大学和黄埔军校的抗日将领胡睦修将军;有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后任国民党军令部部副、国防部二厅专员的胡睦臣将军;以及其他众多社会知名人士。

    过去谱牒中很少有记载村庄的发展变迁,许多世事已被历史长河所淹没。通过前有的部分素材并补充内容整理成册,约记述了竹坪村一百年的历史变迁,故名百年竹坪。 

    百年竹坪作为《竹坪村志》的蓝本,以社会学和经济学的视角切入,记述了竹坪村的自然地理、大事记、历史沿革、经济生活、教育文化、民间习俗等等。在尊重客观史实的基础上,全面系统地记叙了近代竹坪村的社会发展变迁。

    因水平有限,时间仓促,尚存在诸多错误或问题,望读者不吝赐教。


     
    2007.11
[ 此贴被南山在2012-07-25 07:33重新编辑 ]
描述:概况 事记 人物 .农业..
附件: 百 年 竹 坪(一).pdf (1810 K) 下载次数:115
描述:生活 教育 文化 ....
附件: 百 年 竹 坪(二).pdf (1373 K) 下载次数:54
描述:医疗 灾患 建设 村政 ....
附件: 百 年 竹 坪(三).pdf (1492 K) 下载次数:37
描述:服兵役 文史 附图....
附件: 百 年 竹 坪(四).pdf (784 K) 下载次数:54
hoyondong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8-03-03
"书乡竹坪"名不虚传.值得一看.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8-03-03
胡氏一脉,竹坪兴衰,历历在目,作者良苦用心,可见一斑.志在述说先人艰苦创业,以此勉励后人.呵呵,有时间看看吧.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8-04-29
身为竹坪人,顶了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8-05-21
我也是竹坪人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8-05-22
百年竹坪,人文历史丰富,应挖掘整理,供宗亲分享。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8-05-29
历史是一段让人不想去回忆的故事··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8-05-29
无论在哪里,她的美丽、朴素和静默的样子依然在心底!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8-05-29
我们应该去读她的历史,去回忆她的过去,因为那里是我们的根.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