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040阅读
  • 0回复

墨本《胡君子振墓志铭》与冀州胡氏家族----韦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04-02
墨本《胡君子振墓志铭》与冀州胡氏家族
发表于<传记文学>2012年第二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99056501011t3s.html

一.   志铭全文墓


胡君子振墓志铭

冀州赵衡撰文天津阎书通填讳

子振既亡,予思书我所知于子振者,为文以摅予悲。会其子宗照以状坿书来请为铭,予与子振始同读书信都书院十有余年,今来京师共事又数四年,以友生而与同寝馈,合前后几近二十年,此兄弟之好也。子振,诸生,姓胡氏,讳庭麟。有弟庭鸿,初从子振学于书院且二年,予稔知之。其妣黄孺人,子振之继妣也,子振之妣曰殷孺人。父,候选训导,岁贡生,字倬如,讳蓥。祖,字接斗,讳文魁。家贫。父祖以来,世业教学,有田不能自耕作,橐笔走四方,傭文字易升斗求活,与予家大略相同,故予二人意相得,每相见,辄喜相深语。往岁庚申之春,子振归从家腊,告予曰:“我馀夫也,令弟今与我分居,与先儿时与叔父所分田数相等,皆二十五亩,然先多一院一牛。今颁白不免于负戴远近,皆须徒行,客至无亲疏,一接以寝室。奔走拮据三十年,予益窭,不承权舆矣。”子振呐口性迂,不甚通晓家人生产事,顾于文学若天生然,自其幼小出语已惊其长老,慧敏多材艺,识鼎彝文,能书篆刻摹印章,又能手自制造文事,所有诸物器皆精绝,为诸食技力,人所不及,为文章浓郁秀雅,尤工有均之文,尝用扬子雲州箴均为十二提督箴,雄阔古朴,武强贺先生叹其非西汉以后人所能为也。当是时桐城吴先生方为冀,冀为直隶州,领五支县,书院初延新城王先生都讲席。予识子振自其以童子应书院月试,王先生亟赏之。及子振补弟子员,王先生已去,故子振在书院从贺先生学之日为多,贺先生后又使教其二子。书院定章,州选高材生六人,五支县各一人或二人入院肄业,又于州六人中选其文行优长者,使监院,监各学生出入及所业勤惰,皆三年一易人,予与李备六始充是选,备六去举,子振自助,自是至书院没,不再易人。予去,子振自领之,诚难其人也。李备六名谐韺。予与同乡诸友人,弟畜子振,而兄事备六。备六勖我以道义,子振感我以情,皆有不可忘者,备六之没,予揭之,今又志子振,人老至不自知,眎侪夷衰病淹留在人世者,复几何也。子振没以庚申十一月十六日,其来京师,以从王先生襄事邑志,王先生久宦归来,予以其时不可失从臾,邑人资子振来此设局乃志成,而子振遽歾享年五十四。初取氏靳,能配子振食贫,与予前室氏张同卒于光绪庚子,两人者,生未尝识面。以吾与子振之好也,时时籍以通问,卒同岁死,岂所谓同气者也。再取氏翟,一女。宗照,靳孺人出也,以书名于时,自其祖倬如先生喜书,至宗照,三世矣。孙二,孝澜、孝漺。子振五岁丧母,廿四岁丧父,一弟幼孤失学,其家庭母子之际,盖有难言者。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自古圣贤且有伤于贫。予知子振,予亦弟著其贫之可伤而已。子振所著有诗文集若干卷,三国志年表若干卷.铭曰:“距邑治东南十五里许,有穷一儒,霾形此土,陵谷有时变迁,骨肉有时朽腐,我著此铭,长与终古。

民国十年岁次辛酉十一月 男宗照泣血书石


墓志铭是我国古代一种悼念性的文体。埋葬死者时,刻在石上,埋于坟前。叙述死者的姓名、籍贯、生平事略;赞扬死者的功业成就,表示悼念。墓志铭多数作于逝者同时代,写作者多为逝者的亲朋好友,其记载可信程度较高。


二.   墓志铭主人生平事略

本墓志铭主人胡庭麟,字子振。同治六年(1867年)生于今河北省冀州城南伏家庄,卒于民国庚申年(1920年)十一月十六日,享年五十四。

他幼年聪敏嗜学,不满十岁时所作文章就很出色,当时不少秀才们认为自己达不到那种高度。十六岁时应州试院试均是案首第一名,补为博士弟子,也就是考中秀才。时任知州,桐城巨擘吴汝纶叹为异才,招入衙署内,亲自传授给他作诗文的方法。吴汝纶在任内大力发展信都书院,聘请新城王树枏为山长,胡庭麟以童生参加书院月试,王树枏看到他的文章极为赏识。等他中秀才入书院读书时,王树枏已离开信都书院。胡庭麟在书院时主要跟从武强贺涛学习。他以《扬子雲州箴》之韵作了一篇《十二提督箴》,文章雄阔古朴,贺涛看后,大为惊叹,说道这哪是西汉以后人所能写出来的呀?后来贺涛就让胡庭麟教授自己的两个儿子。信都书院规定,在冀州本境选高材生六人,冀州所领五支县衡水、枣强、武邑、南宫、新河各选一人或二人入院学习,在州选六人中选文行优长者做监院,监督在院生员学习生活纪律,三年换一次人,建院之初赵衡与李谐韺作监院,李谐韺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举人后,由胡庭麟协助赵衡,后来赵衡考中举人,监院则由胡庭麟一人担任,直到书院停办,没有再进行更换。胡庭麟一生参加七次乡试,都没有考中举人,自此绝意科场,醉心中国传统经史之学,并对西方各种学术加以深入钻研,洞悉其源流得失,当时学人认为冀州学术大家,首推赵湘帆,次则胡子振。后来他与赵衡同在北京某学校任教四年。

民国九年(1920年)冀州士绅决定重修《冀县志》,公推赵衡、胡庭麟、刘世斌、马维周、齐赓芾等人赴北京聘请王树枏主持纂辑工作。随后设修志局于畿辅先哲祠,胡庭麟带领齐赓芾协助王树枏开展编纂工作。据王树枏撰《胡君子振墓表》载:“······靡朝靡夕,余尝征事于书,有急待访录以备取材者,祠中书不足,子振则走书肆或图书馆及故旧藏书之家,辄手钞而返。其采辑之勤,搜罗之富,大抵子振之力为多。······”《冀县志·自序》中王树枏又说“······乃设局于畿辅先哲祠,吾与子振朝夕从事编辑一年,成书都二十卷······子振闻见博洽,又熟谙累朝掌故,余所取求,辄能应手,故成书之速,子振之力居多······”胡庭麟为编辑县志,积劳成疾,书成后仅数月,病逝于老家,民国庚申年十二月五日(公历1921年1月13号)与靳夫人合葬于冀县伏家庄东北胡氏祖茔。

胡庭麟一生功名事业于信都书院有着紧密联系,师友多出其间。信都书院首创于明万历四年(1576年),康熙时重建。吴汝纶任冀州知州后,认为“冀故僻陋·····开倡文化,当自兴学始。”当时书院经费不足,他于光绪七年(1881)十月上书直隶总督李鸿章,请求解决经费问题,吴汝纶说:“此州经费短绌,束修已拟捐加,然膏火无资,来者仍属有限。现请以五县每岁捐款,酌提十年可得千六百金,在各属不甚为难,在书院不无小补,又各县所捐江南灾赈,为数止二百余金……亦拟归入书院……唯拏获赌犯,则于枷责之外,辄以罚惩科断,冀稍补益书院……此外则僧尼不守清规,庙产亦查归书院,皆因齐民瘠苦,不能不为此牵萝补屋之计。”据《冀县志》的记载,到光绪八年,吴汝纶已经筹银“一万二千九百五十两、钱一万九千二百三十缗,置地九百二十亩”。 信都书院为冀州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当时冀州“连岁登甲乙榜者数十人”、“文风丕变,经术文采盛极一时”。 胡庭麟生逢其时,指导他为学为文的主要是前述的桐城吴汝纶和武强贺涛两位老师。武强贺涛,字松坡,光绪丙戌(1886年)进士,早年求学保定莲池书院,是桐城吴汝纶挚甫、武昌张裕钊廉卿高足,为桐城派古文名家。胡庭麟兄事的两位朋友是李谐韺和赵衡。赵衡,字湘帆,也就是这篇墓志铭的作者,今冀州市门家庄乡西赵家庄村人。他幼年就学于清苑金正春,受颜(颜元)、李(李塨)之学,在信都书院从新城王树枏学顾(顾炎武)、王(王夫之)考订之学,从吴汝纶、贺涛,学方(方苞)、姚(姚鼐)、梅(梅曾亮)、曾(曾国藩)辞章之学,他写的文章当时国内闻名。后来贺涛推荐他去深州文瑞书院主讲7年,曾为吴汝纶所著的《深州风土记》作序。徐世昌任民国国务卿时,慕赵衡之名,聘他为礼制馆编辑、公府秘书。赵衡著有《序异斋文集》、《颜李师承记》等。胡庭麟还与刘世斌、马维周、齐赓芾等人友善。

胡庭麟一生为学,所作诗文生前不自爱惜,著述多所散佚,存世有《涵吾一室诗集》、《三国志年表》及《冀县志二十卷》几种。


三.   墓志铭主人家世略

    胡庭麟先世籍顺天府密云县,始祖胡冀州迁居冀州城南伏家庄。曾祖胡镇芳,娶妻黄氏。祖父胡文魁,字接斗,娶妻吴氏。父胡蓥,字倬如。胡庭麟父祖以来,世代以儒业为生,不能自己耕种田地,笔耘砚耕以讨生涯。

他的父亲胡蓥,是岁贡生,候选训导。“岁贡生”是每年或每两三年从各府、州、县学中选送升入国子监就读的秀才,大多为久困科场的硕学老儒,如《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就是岁贡生。 《清史稿·职官志三》载:“儒学:府教授、训导,州学正、训导,县教谕、训导,俱各一人。”训导位阶约为从七品,候选训导,正八品。也就说胡蓥没有实任冀州训导。胡蓥娶妻殷氏,生庭麟,庭麟五岁,殷氏去世,胡蓥继娶黄氏,生庭鸿。

在胡庭麟二十四岁时,父亲去世,一家生活的重担压在他一人身上。他把弟弟带在身边,让庭鸿在信都书院学习了两年。胡庭麟努力维持一家人生活三十年,于去世前一年的腊月初八腊祭后,兄弟分家,各分二十五亩田地。在与好友赵衡诉说时胡庭麟自嘲为“馀夫”。【“馀夫”语出《公羊传》,“一夫一妇受田百亩以养父母妻子,五口为一家……多於五口,名曰余夫。馀夫以率受田二十五亩。”】他说,同与叔父分家时相比,田地虽然相同,但少了一所院落和一头耕牛。如今衰年垂暮,头发斑白,无论远近,仍然不免负戴奔走于路途。对自己奔走拮据持家三十年来,不能如父亲在日境况,深感不安。赵衡在墓志铭中叹道:“子振五岁丧母,廿四岁丧父,一弟幼孤失学,其家庭母子之际,盖有难言者。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礼。自古圣贤且有伤于贫。”胡庭麟奉养继母黄太夫人极尽孝道,友爱弟弟胡庭鸿。弟弟生活奢侈,需要时加约束,是以持家三十年。《胡君子振墓表》载:“事继母黄太孺人甘旨未尝缺于供,其继弟喜挥霍,以是堕其家,则取祖遗之业优给之,又躬任其子宗焘学修之费。”

胡宗焘是弟弟胡庭鸿的独子,自幼由胡庭麟供给读书。在伯父去世后,胡宗焘考入东北讲武堂学习西医,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在奉军医院成为一名军医,后奉军内部清洗共产党,辗转到山西,被阎锡山任命为陆军总医院院长,他以此为掩护继续从事地下活动。抗战爆发后,胡宗焘被党组织派回老家开展工作。他当时以行医为名,到处开展党的地下活动,同日寇展开了殊死搏斗。1943年时任枣北县七区区委书记的胡宗焘和其他几位抗日志士,由于叛徒的出卖,在枣北县桑庄不幸被捕。旋即牺牲。后县委为他开了追悼会,其叔伯兄长胡宗照抱病从北平赶来参加,与抗日军民一起缅怀这位先烈。

胡庭麟先娶靳夫人,生子胡宗照,生女二人,均嫁士族人家。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靳夫人逝世,继娶翟夫人,生一女,嫁同县冯氏。胡庭麟有两个孙子,两个孙女。长孙胡孝澜毕业于北京大学,次孙胡孝漺毕业于中国大学。

胡宗照,字峰荪,晚号耐翁,近代书法名家,本墓志铭即是在父亲去世一年后,他饱含孝思,泣血书成的。胡宗照幼年就读于祖父胡蓥办的胡家义学读书,祖父“倬如先生喜书”,严格要求他执笔学书,临池不辍,这为他日后大放异彩的书法艺术打下了坚实基础。父亲胡庭麟指导他必须写好楷书,并引用苏东坡《论书》名句警诫他。胡宗照成年后入保定优级师范学堂学习。1911年毕业后任冀县县立初高两级女子小学校长,兼县立高小(男部)国文、书法课教师。他很重视对家庭子女的教育,将其妹宗霄、堂弟宗焘及子女、儿媳等组织在一起设家教馆,请名师上课。当时他的“南宫体”书法已经闻名于世,被他的父祖辈硕学大儒,如王树枏、贺涛、李谐韺、赵衡等人所激赏。在这期间他为《张廉卿先生论学手札》、《冀县志二十卷》等书题写书名,为衡水县历史名人孔颖达、为父辈李谐韺以及自己的父亲胡庭麟书写了墓表或墓志铭。民国十七年后胡宗照举家迁居天津。自此以书画为生计。这一时期他为冀县县立高级小学校、河北省立第六师范学校、河北省立第十四中学题写了校名,为许多商家题写了牌匾,其中以“交通旅馆”最为惹人注目。另如天津“希古斋”、“文渊阁”、“德奥医院”、“久成鞋店”、“忠兴粮局”、“寿德大楼”、“大同中学”、“华锦城灯扇字画店”等,济南普利门外的“华盛五金行”、花墙子街的“聚文斋书店”,南宫县的“升恒绸缎店”等等,不能尽数。其他墓表、条幅、楹联不计其数。1943年初,胡宗照移居北京养病,由于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当年5月逝世于北京。享年六十岁。


四.    墓志铭的书法艺术

        墨本《胡君子振墓志铭》46行,每行23字,计1003字。与民国己巳年(1929年)六月排印本《冀县志二十卷》序后《胡君子振墓志铭》相校对,发现署名“赵衡”处墨本为“冀州赵衡撰文天津阎书通填讳”,多出11字,落款处多出“民国十年岁次辛酉十一月男宗照泣血书石”18字。墨本记胡父为“候选训导,岁贡生”, 排印本为“候选训导,贡生”,多1字;墨本“备六去举”处,多一“去”字。总计多出31字。墨本横幅装,绫裱,右边画杆已经损坏,画心保存完整,长120厘米 宽62厘米.每字2.45厘米×2.45厘米。

《胡君子振墓志铭》书法脱胎于《重修南宫县学记》,字体更小,南宫碑字长3.5厘米,单个字体约小2.5倍。两相比较,该件书法作品间架结构较为茂密,字形紧凑方正,内含张力更显雄强。长横多方起、圆收,侧锋起,中锋收,左边粗,右边细,上面(阳面)平,下面(阴面)向上拱。竖画斜方起笔。撇笔,多为方起、圆收,中间细而稍曲。折笔处有北碑折笔之意。长捺变化较多,字形与笔划张力平缓宽博。体态稳健、苍古朴茂、雄秀互现。整体来说基本保持了“张裕钊体”的特点。该件作品左帖右碑,一击两鸣,行笔举重若轻,对南宫碑有所突破,可以说一件不可多的的艺术珍品。

胡宗照时年三十九岁,正值壮年,下笔凝重,笔笔不苟,笔笔寄托着对父亲的哀思,整幅作品完成后,对不满意的个别字重新书写,粘贴覆盖其上。第5行第17字“讀”、第9行第18字“訓”、 第12行第15字“深”、 第29行第15字“情”、 第33行第10字“振”、 第37行第9字“識”、 第45行第2字“禸”、 第46行第2字“國”共八字作了填补。

国家图书馆收藏的编号为墓誌4255,题名为《胡庭麟墓誌》金石拓片,正是《胡君子振墓志铭》的拓本,尺寸相符。只是拓本略显呆板,字体更为险峻,这是因为墨本上石后,经刻工摹勒后很难说百分之百的再现墨本的神韵,再经捶拓之后,只能神去留形。

张裕钊的魏碑楷书是在书坛万马齐喑的时代,横空出世,一洗“馆阁体”的秀弱柔媚,千人一面弊病,被康有为誉为“千年以来无与比”。 他的魏碑楷书一振唐后楷书之衰,突破了二王、颜柳以来楷书诸家的笔法、书体结字方法,形成了楷书发展史上一座高峰,世称“南宫体”。胡宗照的父亲是贺涛弟子,贺涛是张裕钊弟子,胡庭麟是张裕钊的再传弟子。张裕钊的代表作《重修南宫县学碑记》于光绪十二年(1886)书写,其时胡宗照年仅四龄,碑成后张裕钊曾拓下五百张拓片分赠亲友,胡家自在分赠之列。此碑就在南宫县城内,与伏家庄相距不足50华里,即使到碑前临写摩拓也极其方便,这也是胡宗照练习张书的便捷条件。胡宗照宗法张裕钊,成就极高,是第一代“南宫体”三大传人中的第一人,他们是冀州胡宗照、天津王洪钧、渔阳王菘。胡宗照的书法艺术传人有孙文锦、周培福等。

九十年倏然而逝,墓志铭原石不知是否仍然埋在冀州市伏家庄东北胡氏祖茔?抑或毁于某次劫难?墨本的重现,为我们研究冀州胡氏家族的历史提供了重要物证,研习“南宫体”书法提供了范本。墨本《胡君子振墓志铭》是衡水地区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件重要文物。
[ 此贴被南山在2013-04-02 22:56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