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59阅读
  • 0回复

四川郫邑胡氏尋根長汀----胡先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10-16
四川郫邑胡氏尋根長汀
胡先遠

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12812

        我是福建長汀(汀西)朱紫胡氏之二十四世孫,遷四川郫邑第八代孫。小時候聽祖母說過,我們是客家人,祖先是從福建遷過來的,一代代傳下來對祖母稱呼“家家”,與其他人都不同。十幾年前光永三叔讓我帶一本由祖父參與主撰的《西蜀胡氏族譜》回上海,我才對家族的歷史略有瞭解,但仍未探究。近一兩年,成都三叔三嬸以七十高齡個人之力,奔走于川西平原,調查福建長汀朱紫胡氏在郫三房後裔情況,著手開始組織續修家譜工作,其殷殷之情使我深深感動。出於對長汀朱紫胡氏家族歷史的好奇,和續譜後人執著精神的崇敬,我開始關注四川家鄉親人續修家譜之事,並自我期許有所貢獻。

        明末清初,四川境內戰火遍地。闖王李自成、張獻忠大軍多次入川,甚至建立政權,隨後即被清軍剿滅。三藩之亂,四川亦為戰場,社會經濟層面再次慘遭破壞,境內人口銳減。遲至康熙二十四年(1685),四川在籍人口仍僅九萬餘人。清朝為恢復四川經濟,乃鼓勵人口較多的省份如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廣東等地民眾入川開墾,即所謂的「湖廣填四川」。

        康熙十七年(1678)清廷下令:「各省貧民攜帶妻子入蜀開墾者,准其入籍。」所墾田畝永為己業,授田標準為「去夫婦為一戶,給水田三十畝或旱田五十畝,有成者再另撥四畝。每戶還給銀十二兩,充安居後的生活生產資金。官員能招三百人入川者升官」。同時還規定:「凡他省人民在川墾荒居住者,即准其子弟入籍考試。」於是,富於開拓創新精神的閩西、粵東客家人,在優惠政策激勵下,跟上「湖廣填四川」的潮流,離鄉背井遷徙四川。

        從《蜀譜》上瞭解到,西蜀胡氏支系原居閩長汀城西朱紫坊,乾隆六年,十七世祖志深、志淵、志澐三兄弟由福建長汀入蜀,至成都府屬郫縣,繁衍至今已達第二十六世。除了入川三兄弟外,當年還有兩兄弟(第三房和第五房)留在長汀,不過自乾隆四十年後兩地骨肉少有聯繫,至今已經整整二百六十年了。長汀尋根的目的便是找到這兩兄弟的後人,他們是與我們血緣最為親近的宗親,我們同為十六世祖士鐏公的直系後代。

        民國四年(西元1915年)郫邑胡氏二十一世祖昭文公(我的曾祖父)協同三房代表增訂《西蜀胡氏族譜》並擬定了後代子孫派名:光先承世澤,佑啟有貽謀(此前派名為:志家文德昭昌)。

        透過網路收集有關長汀的歷史人文資料,查找地圖。在一個以長汀人為主的QQ群上,長汀尋根的故事深深打動了這些年輕人。有人覺得尋根故事好似電影電視影集,有的則介紹古城的朋友和姓胡的朋友。藉助長汀網友,我核實了許多事。比如長汀話奶奶亦有稱“家家”的,稱爺爺為“公達”(我們稱達達)。又如長汀城西朱紫坊,一位在廈門讀書的年輕人說,原長汀一中的一位教師曾對他們學生說過,的確是有個城西朱紫坊,現已不用此名。另外還知道長汀(包括古城)胡氏應是個大姓,除了古城鎮外,還有個童坊也是個胡姓居民聚集的鄉鎮。

        《蜀譜》經過再三研讀,從福建世祖墳塋地點分析推測,從七世祖樛庵公到九世祖木齋公居住地變遷到長汀古城,以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古城。十六世祖士鐏公和他兒子的時代(清康熙乾隆年間),他們可能居住在古城叫嚴坑、大羅坑的地方。

        在《長汀縣誌》裡的一冊《長汀縣革命烈士英名錄》烈士名單上,根據犧牲者姓氏佔該村烈士比例,許多村子都是以胡姓為主,甚至還有一個村有“昌”字輩的派名!這些鄉村極可能是胡氏宗族主要聚居地,於是我給四個可能性較大的村莊村委會,發出了一封同樣內容的尋根信。四月中旬一天下午,長汀縣四都鄉上湖村的黨支部書記胡享雄打來電話,他簡要且明確的說,所要找尋的宗親在長汀古城一帶是肯定的,等他和古城方面具體清楚這件事的人聯繫上再告訴我。想到即將要和分離了二百多年的親人通電話,等待的那幾天我都是在激動和亢奮中度過的!隨後胡享雄給了我最為關鍵的電話號碼。

        2005年4月16日(星期日)是個難忘的日子!接電話的是一個普通話說得很好的年輕人,他,就是我尋根過程中的一位重要人物,在縣紀委工作的胡煒芝。他很激動地說:「我們就是當年留在長汀古城的小兄弟志游公的後代,當時留下的三房志溢和五房志游兩兄弟在最初的二十多年裏還與四川的兄弟有聯繫,家譜上記載了在四川的十七個男丁,後來兩地逐漸失去了聯繫,到現在已經有二百六十年了。沒有想到四川三房的後人沒有忘記自己的發源地,竟然找回了福建老家,也是祖宗昭顯神靈,讓他的後人再次團聚。」

        我們很快核對了一世祖白石公到十六世祖士鐏公的祖宗名諱,連一個字都沒有錯!因為我們四川民國四年《蜀譜》和他們光緒二十一年的《閩譜》同源,均源於乾隆四十年的《閩譜》。煒芝從十幾歲就關心家族裏的事情,他父親胡師煌又是古城胡氏宗親理事會的副會長,每年的宗親祭祖、聯誼活動他都要參與組織,久而久之自然就要比別人更清楚一些了。他完全憑藉對家族情況的熟悉,不假任何文字資料即可與我對話,資料全在他的頭腦裏了!

        兩地後代的派名情況,四川三房的派名是 “志家文德昭昌光先承世澤”,長汀古城第五房是“志家文德芳維其師芝開”,從“德”字輩以後就不一樣了。煒芝說第三房志溢公的後代到“德”字輩就失傳了,現在古城只剩他們這一房後人了。而且第五房於清光緒年間去了一支到福建邵武縣拿口鎮,現在也失聯了。

        煒芝談起族譜與每年春分祭祖活動的組織和規模,如數家珍。長汀的胡氏主要分“東胡”和“西胡”,朱紫胡氏屬於西胡。自白石公和紫坊公後,都是單傳,人丁稀疏。到九世祖樛庵公時,娶兩房生了七個兒子,人稱“七房公”,從此胡氏大矣,他的後人遍及長汀,到現在可能有成千上萬了。在長汀胡氏後人稱自己是“大X房”的,就是區別與七房中的其他房後人,如我們士鐏公這一支就屬於“大五房”,即七房公的第五個兒子永洪公的後人。祭祖活動因為有七房人的後裔代表參加,每年辦酒席都要辦三十幾桌。另外“大五房”這一分支也有幾座祖墓要祭掃,分別是:十四世祖祖章公墓地在嚴坑凹背;十五世祖阜如公的墓地在大羅坑;十六世祖的士鐏公的墳在牛角塘。

        《蜀譜》上的“嚴坑”,的確是我們老祖宗的住處,現在的行政區劃是古城鎮井頭村的胡屋自然村。過去屬於“嚴坑”村!後劃歸相鄰的井頭村,位於古城鎮偏西南七華里的地方。這個胡屋自然村就是我四川郫縣胡氏後人魂牽夢縈的家族發源之地!現在郫縣胡氏後人已繁衍到八至十代近千人之眾,當年的祖先三兄弟就是從這裏跋山涉水來到四川開闢新家園的。

        與煒芝談到這裡時,我已經開始構想儘快去福建長汀,去古城胡屋,去祭掃祖墓,實現與福建宗親二百多年後的再次相聚!現在的福建長汀已經不再是想像中遙遠神秘的地方,而是近在咫尺的親人居住城市。

        我把這一溯源閩汀尋根問祖重大進展立即告訴四川的長輩和宗親。撥通了成都光永三叔,上海光中四叔以及攀枝花家父的電話,從電話的那邊傳來的是和我一樣的興奮與激動……。

                                                                  (西元2005年6月於上海)

注明:此文由台湾嘉义市胡兴中先生根据胡氏宗亲网(http://www.hszqw.com.cn)作者原文改写,将发表在台北市福建長汀同鄉會的刊物《長汀會訊》2014年年刊上。南山 2013.10.16
[ 此贴被南山在2013-10-17 09:36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