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983阅读
  • 5回复

明开国将领胡深家族世系,以及支系分迁资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4-04-08
近日,受浙江缙云宗亲之托,将胡氏宗亲网上有关胡深的资料略作整理,发布如下:
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13100

胡深(元末明初将领)(1315-1367),字仲渊,处州龙泉人,元末明初著名将领。

胡深颖异有智略,通经史百家之学。元末兵乱,组织地主武装,拥有龙泉、庆元、松阳、遂昌四县乡兵,后随处州守将石抹宜孙镇压农民起义。至正十九年(1359),朱元璋命胡大海部攻占处州,石抹宜孙战败,胡深遂降。朱元璋授其为左司员外郎,在处州招集旧部从征江西。后任行省左右司郎中,总制处州军民之事。缙云田税重,以新没入田租抵偿其数。盐十而税一,奏请减半取之,商贾军民皆怀其惠。二十三年(1363年)九月,诸暨叛将谢再兴以张士诚兵犯东阳,胡深率部为前锋征讨,大胜有功,朱元璋赐名马嘉奖,升任王府参军,仍守处州。继而在温州、平阳、瑞安屡立战功。二十五年(1365年),福建陈友定率部骚扰处州,胡深将其击败,追至浦城,进拔松溪,后为陈友定锐师前后夹攻兵败,突围时,因马蹶被俘后遇害。朱元璋追封其为缙云郡伯。

胡君伯益墓志铭 (胡伯益为胡深祖父)
君讳堂,字伯益,其先世为丹阳人。李后主末年,有讳栋者,迁于处州龙泉竹川,故龙泉之祖自栋始。其后十一世讳滂者,营生藏于东里,创基曰盘余,买田三百六十石,以遗子孙,至今祭者赖焉。高祖松年,仕宋为衢州知录。曾祖应辰南渡后,中省试卒,娶宋室。祖父温州监税,知乐清县,娶何氏。父见大,宋节制司千官,以宋室婿抚州监军,后知临川县。时大军日南,弃官归老。泰定四年丙寅,(1327)年七月十有七日,以疾卒于家。君生宋咸淳壬申,(1272)年五月十日,至是享年五十有五。娶季氏,宋温州司户讳修之女。(元至元五年石碑,现存浙江省龙泉市塔石乡南弄村)

縉雲伯胡(深)公神道碑銘
公諱深,仲淵其字也,係出漢安定。宋初有諱棟者,自潤之丹陽遷處之龍泉,因家焉。棟生璠,璠生文虎,文虎生竦,竦生晟,晟生滂,滂生衢州録事参軍松年,松年生郷貢進士應辰,應辰生温州樂清令口(王秀?),口生江南西路兵馬都監見大,則公之曾大父也。大父諱堂,父諱鈺,仕元為征東行中書省左右司員外郎,母趙氏生三子,公其長也。公元配同鄕項氏,二子。長曰楨,宣武將軍僉處州衛指揮使司事,次曰樞。繼室滁陽楊氏。(宋濓:縉雲伯胡公神道碑銘  史部/傳記類/總錄之屬/明名臣琬琰錄/卷六)

缙云上坪胡氏谱(胡深)世系:
棟--璠--文虎--竦--晟--滂--松年--應辰--(王秀?季?)--見大--堂--鈺--深--楨、樞(杞)
胡楨,官至宣武将军佥处州卫指挥使事。
胡桢长子胡羲,字仪运,为缙云上屏始迁祖。
胡桢次子胡义,字仪遁,迁缙云县廿九都(现磐安),月岭、胡庄,石下三村。

湖南(大庸)张家界胡氏渊源:
胡深次子胡杞,作为明初十大将军之一,帅兵南征,平定南方之后,定居湖南省大庸县,其后裔现有数千人。胡杞,字王梁,生于元统八年(1337)年,封信武将军,与兄同理处州军政总制事,为避朱元璋杀戮有功之臣,于后至元廿七年1367年九月与兄一起弃官避难,隐居于缙云十六郡石屏村,(现名舒洪乡上屏村),一家人聚在一起极不安全,故外出逃生,先入安徽翕县桂林镇桂林村方塘组,据《永志》记载:元末进士,从军后调遣山西介休,继升绍兴府,复升湖广指挥,初改名王柴胡,由澧州,大庸骑卒,迁永定卫千户,永乐中,调都督杨升部下,战奇罗海口,生擒季黎于舟中,功升指挥使,赐冠服,白金,朱元璋赐名胡福,屡立战功,明洪武十八年,覃蛮作乱,太祈遣胡福为御前指挥使征讨覃蛮,兵至永定坡,(今张家界永定区温塘镇)议事坡,崩一碣,有文曰:若要覃蛮破,除非柴胡过,征蛮功高第一,赐昭勇将军,(尚存今永定城区普光寺钟面铸有昭能将军胡福字样,为控制覃蛮反复作乱,洪武二十三年将大庸改名为永定卫,皇帝钦诏:裁此土,赐官爵,屯兵永定卫,子子孙孙世守勿替。(胡杞,枢,王柴胡,胡福同为一人)遂为永定人。洪武二十七年福公殁,葬北门外豆腐井,花果园,癸山丁向,妣:詹氏,邵氏,钱氏,生子八:春,茂,琏,清,澄,庸,彬,汇,与众不同的至今还是屯兵戌土,故称“军籍谱”。这部(军籍谱),于20069年6月15日己领回。(胡永秀在胡氏宗亲网发帖内容)        

浙江永康古山胡氏渊源:
系龙泉胡氏后传月岭胡氏第21代,荣廿八公守泽,生于嘉靖元年壬午1522。时有一位永康古山姓陈的五金师傅,在月岭守泽的家里做工。后来守泽随陈师傅到了古山,被招为女婿,生了九个儿子。 又因人命官司,避难山东。(胡永秀)又据《古山志》载:始祖胡泳公三子“益28栋(?),居缙邑上坪,娶妻徐氏,生一子光”(《古山胡氏宗谱》)

浙江永康古山胡氏始祖胡泳公生于元至顺壬申5.3寅则公元1337-1346夫人孙氏。有三子杲,本,栋。由于战乱服役于山东,在山东娶妻生子。以前其子孙都要前来祭祖人马众多,古山专门开辟了一块地方供其放马名称叫马路,设有军田以供山东方面祭祖所需。后来人马越来越多负担过重就叫他们不要前来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多次赴山东寻访均无功而返。我是【有】字辈,以上为洪、自、斯、必。以下为人、士、光、大、振。希望山东胡氏方面能提供信息。手机13185147288,QQ8934937


山东五莲胡氏渊源:
传说一:为使胡深后人免为元廷所害,朱元璋诏命胡深家人胡子节(?)由浙江省龙泉县徙至莒北汪湖东北山前建村。因村三面环岭、一面靠河,地形方如城池,故取名方城,清末演变为坊城(原系莒北四区的一个村庄,1947年5月划归为五莲县)。

传说二:古山胡氏始祖胡泳公,生有三子,(曰木)、本、栋。按当时规定,三丁抽一,去北方戍边服役。长子、二子已婚,应三子前去,但栋却逃脱不去。胡泳一气之下,顶替儿子,只身前往山东。后又娶妻生子,在山东繁衍后代。
[ 此贴被南山在2016-01-07 12:38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4-04-08
转载:寻访胡深
寻访胡深(2012-02-25 15:14:47)转载▼标签: 胡深龙泉朱元璋宋体陈友定杂谈 分类: 散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516af0101ekt3.html

连日春雨之后,天气终于转阴。一行五人,在逼人的寒意中去南弄胡深故里拜谒。对胡深,我委实了解得不多,以致数年前其在湖南张家界的后裔不远千里来龙泉祭拜先祖时,我也视之为平常的寻宗问祖,不以为然。春节期间得闲,翻阅龙泉古籍旧志,才知这胡深并非泛泛之辈,宋濂称其“指挥三军,雄姿奋扬,人不可犯,及与缙绅之流论文评诗,则俨然布衣书生也”,堪称文武全才,于是就有了一探究竟的念想。

从乡政府出发到南弄,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在村口下得车来,但见山上古木参天,村中溪流潺潺,一群村民正在闲话家常,显得宁静安逸。陪同的乡党委叶委员引我去看刚运抵的胡深塑像,塑像被一张巨大的塑料布包裹着,掀开一角,就见胡深横刀勒马,双眼及坐骑的双目都蒙着红绸,叶委员解释说,塑像尚未开光,落成仪式得再等些时候才能举行。这时一个村民过来凑趣,信口说:“这马似乎太胖了些,瞧那马腿!”,“这可不是普通的马,这是皇帝御赐的宝马!”,叶委员所言不虚,此马名曰“桃花马”,系朱元樟为表彰胡深功勋所赏赐,能日行千里,跟随胡深东征西讨,立下了汗马功劳。相传建瓯一役,胡深被对手陈友定所擒,关押敌营里,日夜不予食物。一天深夜,趁守兵困倦沉睡,桃花马偷至主人关押营窗下,奄奄一息的胡深,撕下一块内衣,以嘴咬破指头写下求救书信,藏于随身携带的葫芦瓶中,吊在马脖子上。桃花马伺机逃出敌营,马不停蹄,从福建直奔龙泉。足足跑了三天三夜,抵龙泉县城,绕县衙三周,见无人理会,只得前往南弄胡府求救。其时龙泉到南弄需经周际岭,岭长五里,险峻异常,桃花马救主心切,顾不上吃草、喝水,即将翻过山岙时,已两眼昏花,最终瘫倒在路边……想着主人尚在敌营受苦,桃花马无奈地用两个前蹄拼命往地上刨,想刨出水来……终于被掘出了两股水来,而桃花马终因力竭而死……。消息传到胡府,家人赶至现场,从马脖子上取下葫芦瓶方得知胡深已被擒,但鞭长莫及。后人为了纪念这匹忠义之马,就在两窟泉水边建了一个亭,取名“马波亭”,并在亭子的瓦片上用朱砂写着“马波亭”三字。此亭至今仍在,可惜已倾圮破败。对于民间传说,我向来颇有好感,虽与正史不符,却寄托着老百姓朴素鲜明的爱憎情感,所以我还是不吝笔墨赘述这个凄美的故事。

我急于想知道村中是否还保存着有关胡深的遗迹,回答却令我失望,除了村后田砻中留有一块其祖父胡伯益的墓志铭碑外,再无它物。紧趋几步,屋后一片空旷的田野,小心走过田埂,一截石碑孤零零立于田中,多少有些落寞。此碑原立于该村胡氏祠堂内,后因祠堂失火焚毁,周围都被开垦为田,才遗落田坪。也许是常年风雨的侵蚀,碑文上的多处字迹均漫灭不可识,青褐色的石碑也已显出几道裂痕。我俯下身子,细加辨认,碑文系元至元五年奉政大夫征东行中书省理问所官洪彬书,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而撰文者一行,仅见“高丽国三重(后二字缺)君  梁载撰”。这时,叶委员的一句话把我给逗乐了:“胡深可是我们龙泉第一个留学生噢,当年他到高丽国读过书!”。是否第一,已无从考证,胡深曾在高丽就读,确是有据可查,其父胡钰(字国宝)被任命为征东行中书省左右司员外郎而远仕高丽近十年。胡深九岁时,其祖母季氏及母赵氏相继辞世,胡深在家侍奉祖父,抚养幼弟,艰难自立,学业日益精进。父亲得知后,差人将他带往高丽。有关胡深在高丽的那段经历,史料中语焉不详,却颇为细致地记载了他奉送父亲灵枢归国时遭遇的惊魂一刻:胡深一直在高丽住到十三岁那年,父亲因操劳过度辞世,他悲痛欲绝,哭着对弟弟胡海(继母所生)说:“天降灾难于我们家,父亲一死,丢下我们于万里之外,我遵照父亲的遗愿,将其灵枢南运回故土,一路艰险,你暂且留此照顾母亲,到时我再接你们回家”,于是,扶着灵柩,坐船日夜兼程,风餐露宿,一路向南方家乡赶来。一天晚上,行船至一片大山崖下过夜,胡深梦见父亲向他走来,告诉他“此崖就要崩塌,赶紧躲避”后,就不见了踪影。胡深被惊醒后,急忙叫醒家人,告之父亲托梦一事,并立即将船移走。俄顷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大山崖果然崩塌,声若雷霆。全家人幸运逃过一劫。这一带有几分神秘色彩的小故事,从一个侧面衬托出胡深对长辈的孝心,这也是我们应该延续的传统美德,也许不能简单地斥之为无稽之谈吧!

虽然已在墓志铭碑上遮盖了一个雨篷,但终非长久之计,我建议是否将其移入室内,叶委员答:“恐移动基座后会损坏碑身!”,我一时默然,无论如何,还是该想个万全之策才是。叶委员在一旁发话:“不远处将建胡深公园,我们不妨去看看。”,于是来到一处刚平整出来的空地,叶委员饶有兴致地介绍胡深塑像将立于此,还计划建凉亭之类,瞻仰与休闲两相宜。这是个不错的创意,只是这两亩的面积规划起来难免捉襟见肘。一问才知,是在土地征用政策处理上卡了壳。我大为不解:“这不是为了纪念他们的先人吗?”,叶委员答:“你有所不,南弄村里已没有胡深的后代了!”我顿时愣住了,继而释然。胡氏后人都去了哪里,一个大大的问号悬于脑中。问几位乡干部,他们也答不出所以然。回来后,查阅了一些资料,才知道个大概。虽同为“因功避祸”, 却说法不一,其一云:由于朱明王朝起于南方,与其争夺天下的也主要在江南,如两湖、江西一带的彭莹玉、徐寿辉,浙东的方国珍和江北的张士诚等。胡深作为朱元璋帐下大将,自然为之所忌。为使其后人免遭敌手,诏命胡深五子胡宗、胡宝、胡密、胡宾、胡定由龙泉迁徙山东莒北方城(今属日照市五莲县)。其二则是另一版本:朱元璋为人刻薄寡恩,称帝后就开始对开国元勋卸磨杀驴,且斩草除根,胡深长子胡桢、次子胡杞慑于时局,遂弃官避难,隐居于缙云十六郡石屏村,后胡杞复出率兵南征,平定南方之后,定居湖南省大庸县。我没有考证,所以不敢下定论,权且引用。还有一些一家之言,莫衷一是,姑妄听之。但南弄再无胡深嫡嗣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也就不难理解何以村民对建造胡深公园缺乏热情。中国的乡村讲究的是光宗耀祖,最期望宗族兴旺发达,如此大费周章去纪念别人祖宗,感情上总有些不快,据此简单地斥责他们狭隘,似乎也没必要。

我们从原路折回,叶委员提及乡里还有一个村与胡深有关,村名“枣槐岭”就出自胡深传说,于是娓娓道来:元末,朝廷腐败,百姓纷纷揭竿而起。至正十八年(1358)十月,朱元璋率骁将胡大海久攻处州不下,睡梦中,得一白发仙人指点:要想攻下处州,必须得请龙泉的章三溢和胡仲渊辅助。一觉醒来,朱元璋将此事告之军师刘伯温,刘劝其亲往。朱元璋从之,两人风尘仆仆地赶到龙泉,分两拔人马,一拔由胡大海带军士到八都请章溢出山,另一拔则由朱元璋和刘伯温率领来找胡深,问其家人及村人,都不知隐身何处。后遇一樵夫,再三恳请,才问得胡深下落。两人沿山路艰难上爬,至半山腰,见地上有一双十分明显的草鞋印,足有两尺长,复前行,又有几个同样大小的草鞋印。朱元璋命将士停留驻扎,自己与刘伯温一同上山。到达山顶,胡深被朱元璋的诚意所感,于是立即与他下山,处州四县不攻自破,百姓免遭战乱之苦。胡深留下那双草鞋印的岭,当地人称为“草鞋岭”。后觉名称不雅,取其方言谐音,改为“枣槐岭”。

一个求才若渴、礼贤下士,一个满腹经纶、知恩图报,这使人很容易联想起《三国演义》中“三顾茅庐”的情节,老百姓总是希冀借助这些传说来满足自己美好的愿望,以致我很难下笔摘录这段历史真相:朱元璋遣胡大海取处州,石抹宜孙出战败北,胡深代理元帅统领龙泉、庆元、松阳、遂昌四县兵,欲闭关自守。四县士民都向胡深请愿,要归降明军以保存百姓性命,并为他找了个开脱的理由:“你胡公带兵十年,勤勤恳恳,朝廷却没有一点封赏,是国家有负于你,你有何对不住国家啊?”,胡深知时势已去,不得已挺身见胡大海,而四县百姓因此免遭生灵涂炭。从中可以看出,胡深之降,并非出于志愿,而是迫于士民的压力,但无论如何,受益的还是一方黎民百姓。

有人或许会认为事实太过残酷,大大损毁了胡深的英雄形象,其实这恰恰证明了胡深是笃信忠义之士。石抹宜孙镇守处州之初,就征召胡深参谋军事,一见欢如平生,称:“吾事济矣,胡公筹策今无与比……”,并借助胡深的威望,使盗贼相继肉袒来请罪。后石抹宜孙再度镇守处州,又立即让胡深代为总管行军事宜,统兵讨乱。宣慰使恩宁普讨伐温州戍卒韩虎、陈安国杀主帅之叛,经处州,又征召胡深计事,采纳其建议,派人入城游说韩、陈同党,晓以利害:大兵压境,旦夕就可攻下城池,不忍立即加兵,是想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后果杀韩虎等,献城投降。继而恩宁普总兵鄱阳,又征召胡深和他同行,军务无巨细都委任给他。两人都对胡深有知遇之恩,也许正因为此,胡深内心难舍的的报恩心理,使他无法接受投降这一无奈而难堪的选择,而并非他不识时务。其实早在元末,浙、闽一带盗贼纷起之时,胡深就感叹:“浙江一带完了,百姓没有什么依赖,灾难将临了!”。为保百姓,他集结乡里,驻扎湖山,抵御盗贼进攻。湖山据龙泉光绪《县志》载,在西十八都,据县城一十里,而邑人皆云,胡深曾筑寨佛山。湖山与佛山是否为同一地方,不得而知。佛山寨确是奇险无比,寨屋依岩构筑,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旁有岩泉滴沥,四时不竭。我曾两度登临,一城之胜尽览无余。由此可见,对天下大势,胡深还是心知肚明的,说白了,还是因为“士为知己者死” 的执着情结和道德追求使然。

这一点,从胡深为师复仇一事中可以得到有力的佐证。1356年,青田潘惟贤、华仲贤等聚众为乱(实系农民起义),攻打龙泉,县吏闻风逃遁,县衙被焚,胡深的老师王毅先生率领门下弟子集结义兵奋力抵抗,终于击退了他们。县吏既恐畏逃之事被究,又怕功劳被先生所得,于是集结乡里恶少,设计刺死了王毅。胡深其时远在鄱阳,闻讯星夜骑马赶回龙泉,召集同门师兄弟章溢等,拍着胸脯说:“昔日毛术能为师报仇,我们这些徒弟难道就不行吗?”于是引兵活捉县吏及恶少,杀了狗官,以其头祭师傅亡灵,后又上书奏请朝廷追封王毅为候。如今,在盖竹村王毅墓碑上还刻有胡深题诗,诗云:“一哭泪难收,天空碧树秋。文章今已矣,事业永传来。冲发动吾恨,提刀霹雳仇。血祭深拜别,但公觅封候。”,出语沉痛至极,读之,令人潸然泪下。

胡深骁勇善战屡立功勋,但他的才能并不只局限在沙场上,处理政事他也是敢作敢为、智慧超群,绝非一般的赳赳武夫可比。朱元璋曾问宋濂:“深何如人?”濂答:“文武才也”。朱元璋道:“诚然,浙江一障吾方赖之。”在总管处州军、民事时,胡深宽厚仁慈,深得民心。兵营占用了民房,他就要求择空旷荒地另建,还房于民;兵变,学堂被毁,孩子辍学,他就召集富商捐资重建;由于战乱频仍,加之税赋倍增,百姓度日维艰,他亲表奏请朝廷要求减免赋税。江西俱食浙东盐,有司十分抽其一,税额过重,商贩几乎绝迹,胡深建议二十分取一,朱元璋听从胡深之言,并制订盐法,加速了流通,保障了军用开支。在史料中,有许多关于这方面的详实记载,曾任江西行省参加知政事的陶安将胡深与刘伯温、林彦明并称“栝苍三杰”,应不过誉。

胡深的才能也招致一些小人的嫉恨,他最终惨烈而死也与之密切相关。1364年二月,盘踞福建的陈友定乘虚攻打处州,一听到胡深回师救援即领兵逃回。胡深乘胜进军,攻克浦城、松溪,活擒守将张子玉。于是奏请将广信、抚州、建昌三中军联合一起,一举攻下福建各地。朱元璋非常高兴,于是命令立即兵发广信、建昌两军,以朱亮祖指挥,会合胡深一起攻陈友定。陈友定部将据城固守,胡深挥军直捣城下,见天下大雨,加上不熟地形,就提议不要急于攻城。不料朱亮祖一直非常妒忌胡深才能,对其规劝不以为然,执意命令带兵进攻。胡深只得带兵出征,深陷重围,虽奋力厮杀,终因马蹶被俘。陈友定素来仰慕胡深的为人和才学,对他以礼相待,起初并无加害之意,正逢元使者到来,督促逼迫此事,陈友定于是将胡深杀于福州,年仅五十二岁,一代将星就此陨落。朱元璋闻听噩耗,悲痛不已,遣使到胡深家中祭奠,并颁诏对其家人进行抚恤,追封胡深为缙云郡伯。

闲谈间,不觉转回村口,村干部打开了村文化中心的大门,房子是常见的砖木结构,并不宽敞,却打扫得洁净清爽,墙上挂满了胡深传记展板,其中赫然有胡深及两位夫人的画像,“这是从古书中查找收集的,可没少费工夫!”,叶委员还告诉说:“胡深传说已被列入丽水市级非遗保护项目,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多呢!”。我很敬佩他们的敬业与勤勉,他们正努力去捡拾散落的历史记忆,去还原一个清晰完整的胡深,期望有更多的人知道胡深,关注胡深,缅怀胡深。我曾为村民对胡深的隔膜感到怅然,闻言不禁感到几丝欣慰,抬头,阴沉沉的天空不知何时已渐渐放晴……

元至元五年石碑,现存浙江省龙泉市塔石乡南弄村:



    
[ 此贴被南山在2014-04-08 22:47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4-04-09
王府參軍追封縉雲郡伯胡公神道碑   明    宋濓

皇帝定鼎金陵思得智勇之才用之於是處之胡公仲淵躍然而起以赴功名之會入陪廟算出鎮鄉邦言聽計從寵遇無比浙東之俊彦攀龍附鳳者皆自公始公諱深仲淵其字也繫出漢安定宋初諱棟者自慎之丹陽遷龍泉棟生璠璠生文虎文虎生竦竦生晟晟生滂滂生衢州錄事參軍松年松年生鄉貢進士應辰應辰生樂清令㻑㻑生江南路兵馬都監見大則公曾大父也大父鏜父鈺仕元為征東行中書省左右司員外郎母趙氏生三子公其長也繼母季氏生一子員外郎早嵗宦遊京師公始十齡而大母季夫人與母夫人相繼亡公侍大父與繼母撫幼弟艱難刻厲以自植立未弱冠走京師侍府君適府君使高麗復徃候焉府君捐舘舍﨑嶇萬里奉柩南還舟行泊大崖下夢人語之曰此崖且崩宜急避驚覺趣移舟俄頃大風雨崖崩聲如雷歸葬於縣北之圍源廬於墓取諸子百氏天官地志兵謀術數醫學卜筮老釋之書研究之發為文辭操筆立就元季江淮俶擾蔓延浙閩盜由建之浦城松溪入龍泉公嘆曰浙東地盡白禍將及矣乃集鄉兵結寨於胡山已而處民相聚為盜江浙行中書省調萬户舒穆嚕宜孫戍處州辟公參謀軍事檄所隸諸縣募壯士為軍浹日得數千公引之屯竹口下令賊中曰爾皆良民也因驅迫故為亂棄仗即仍良民矣賊以公長者言不敢盡毁旗械肉袒請降温州戍卒韓虎陳安國殺主帥據城叛行省命宣慰使温寧布公討之道由處州與公語意合帥府復辟公參謀之公曰溫城叛者惟一二人耳若破城玉石俱焚如平民何遣辨士入城説其黨曰韓虎悖逆亂常今王師四集雖金湯無不破者若輩胡為作虀粉耶將軍未忍加兵茍能去逆效順悉原宥若稔惡不悛城破悔無及矣其黨相向泣曰吾屬自度旦暮鬼耳倘獲復生敢不惟命乃殺韓虎等以城降溫城瀕海民以漁為業時城閉三月民病甚公請發粟賑之驩呼之聲載於道路宣慰欲列功聞於朝公辭既而宣慰以行省參政總兵征鄱陽復邀公行戎務無巨細悉屬之青田潘惟賢聚衆為亂龍泉長吏聞風遁去賊焚縣治公之師王先生毅與門弟集義兵搗退之里中惡少年疾其功害先生公在鄱陽馳歸執害先生者盡殱之縉雲之黃村松陽之白巖遂昌之大社麗水之浮雲泉溪無頼者咸為盜根勢蟠結不可禦行省丞相喀喇公承制以舒穆嚕公為行樞密院判官分院鎮處州至則假公分院行軍都事綂兵討麗水泉溪賊拔之未幾又平浮雲白嚴賊懼來降縉雲盜亦就平乃移師攻遂昌賊酋周天覺方友元傾其精鋭出迎公笑曰賊若堅守未易即殄滅今來豈非天授我乎部分諸校以正陣接戰以竒兵夾撃别遣遊軍入山搜其伏匿賊三面受敵大敗斬首數千級生擒八百人獲方友元梟之乗勝攻大社周天覺降移兵討青田賊賊黨金德安殺潘賢兄弟以降時國兵取浙東婺衢既下獨處州為舒穆嚕公所守不降皇帝遣僉樞密院事胡公大海由間道取處州公遂出戰敗北大軍入城分兵取屬邑公以假元帥綂龍泉慶元松陽遂昌四縣兵閉關為拒守計四縣士民請公内附以全民命且曰公治兵十年勤勞至矣而朝廷無一命之錫君何負於國哉公知時事已去乃出見胡公上素聞公名召至南京待以殊禮居亡何擢中書左司員外郎上日與公論天下事公有言未嘗不稱善也詔公還處州招集舊所部將校以從西征上既平江西命公以親軍指揮守吉安會浙東苗軍為變婺守將被害而處城亦為所據上遣公復處州比至城復除公浙東行省左右司郎中總制處州軍民事郡甫被兵民物凋瘵而山㓂乗間竊發人情未固隨方招捕凡首惡即誅之猶慮戍兵之寡募之獲勝卒萬餘人諗於衆曰兵少不足禦敵師衆乂無以食之奈何衆皆曰養兵以衛民茍不為禦備計子女玉帛且不保況於食乎公乃因民之産權宜增賦之沿海軍素驕橫以復城功橫益甚公擇其尤無良者斬之衆乃讋服江西食浙東鹽有司十分稅一販者鮮至公請以二十收一商賈遂通城南枕大溪浮橋廢久隄當水衝為所齧蝕幾盡公即上流比舟為梁以濟行者州學敝壊講舍僅存用以貯官粟公撤而新之薦進士呉世昌為郡文學以司敎事城中民廬多為戎士所據公度閒曠之地建營屋數十區使居之縉雲官田其稅額甚重執里役者恒以私粟代償公以沒入之田實其數其害乃除諸暨守將謝再興叛兵犯東陽平章李公文忠撃走之公引兵為援建議以諸暨為浙東藩障若諸暨不守則衢處不支乃度地去諸暨六十里竝五指巖築一新城不旬日而成樓櫓濠柵畢備上聞諸暨叛遣使來議别為城守計至則城已完上嘆賞不已後浙西將李伯貞大舉入宼兵二十萬頓城下堅不可攻敗績而去上念立城功以名馬賜之青田之蘆茨地接閩徼人素獷猂葉仲賢恃其險屢叛乗我師在外來㓂公還軍深入禽其渠魁少壯皆籍為兵二十年逋誅之盜一旦就平溫州方明善攻平陽公出偏師破之幷復瑞安所侵地而親綂軍攻溫州明善勢蹙與其仲父國珍議納嵗幣上詔公還師明善以鹽若干進貢上命處州易銀以入内藏上怒銀色惡責守令使償公曰此吾過也守令禄薄何能償乃售龍泉田以銀九百兩代輸公入覲上欲留公柄用之以邊事未輯願守外時上即王位乃擢王府參軍仍總制處州陛辭上諭曰俟閩浙盡平當進卿中書矣福建陳友定擾邊公奉命征之取建之浦城而崇安建陽二縣亦下上賜以所乗駿馬建守將阮德柔兵四萬屯錦江出我師後公還兵撃之破其寨柵友定大懼帥鋭卒亟圍我營公突陣與決戰馬蹶被執友定得公頗禮遇之公具道天子神聖四海歸心羣雄樂為之用且引竇融歸漢故事感之會元使者至遂遇害嵗乙巳春也年五十二上痛悼不已命使者即其家祭之詔中書議加恤典追封縉雲郡伯有爵而無官階職勲者有司之制未備也公天資穎拔智識絶倫藝術學之無不精性倜儻好施賢士貧乏傾橐以周之守鄉郡五載馭衆一以寛厚用兵十餘年未嘗妄戮一人其殁也聞者莫不流涕鄉人立祠祀之配項氏生二子長楨宣武將軍處州衛指揮使司次樞女一適章存厚公殁二年楨等刻木為像具衣冠葬於圍源之左來徵濓文昔濓侍上於白虎殿忽顧問曰胡深何如人濓對曰文武才也上曰誠如卿言浙東一障朕方頼之濓辱公交五六春秋見公酒酣耳熱指揮三軍雄姿不可遏及與縉紳之流論文評詩則欿然書生也未嘗不服其勇而愛其謙今公不可作矣用備著公之事揭諸墓門以告後世銘曰洸洸胡公萬人之英一劍橫空莫之敢攖浙河之東地氣盡白此為兵徵見於龜筴爾衆荷戈來入我堡寘爾枕席拔爾水火公師如風㓂散如雲一鼓之餘盡為埃塵節鉞出鎮涉厯五年桴鼓不驚雞犬晏然誰登叛人陷我諸暨公建新城㓂至輙敗皇用嘉錫使車繹絡天閑龍馬於公弗惜公感主恩酣歌慨慷誓提八閩以歸職方旄旗所屇勢如破竹天末厭亂三軍夜哭公才孔多公志弗阿月出如楮公命奈何丈夫之澤流於異方孰能行之父母之邦匪公之德十里枯骴公雖止斯庶亦無愧廟堂有嚴肖像其中精靈翕然上與天通括蒼之山其翠欲滴公名配之有永無斁
友情、友谊,心心相连
1217952036@qq.com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4-04-10
云南保山也有胡深公记载
誉满天下,必损满天下,年纪一大把,带个女人到处跑,羞不羞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5-12-27
志甫宗亲可否把云南胡深记载发到网上。我支派也有胡深公是我始祖仪公之父的记载。很略、、、不置可否借鉴参考?即墨流亭胡保森13789887809敬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6-01-07
湖南(大庸)张家界胡氏渊源:
胡深次子胡杞,作为明初十大将军之一,帅兵南征,平定南方之后,定居湖南省大庸县,其后裔现有数千人。胡杞,字王梁,生于元统八年(1337)年,封信武将军,与兄同理处州军政总制事,为避朱元璋杀戮有功之臣,于后至元廿七年1367年九月与兄一起弃官避难,隐居于缙云十六郡石屏村,(现名舒洪乡上屏村),一家人聚在一起极不安全,故外出逃生,先入安徽翕县桂林镇桂林村方塘组,据《永志》记载:元末进士,从军后调遣山西介休,继升绍兴府,复升湖广指挥,初改名王柴胡,由澧州,大庸骑卒,迁永定卫千户,永乐中,调都督杨升部下,战奇罗海口,生擒季黎于舟中,功升指挥使,赐冠服,白金,朱元璋赐名胡福,屡立战功,明洪武十八年,覃蛮作乱,太祈遣胡福为御前指挥使征讨覃蛮,兵至永定坡,(今张家界永定区温塘镇)议事坡,崩一碣,有文曰:若要覃蛮破,除非柴胡过,征蛮功高第一,赐昭勇将军,(尚存今永定城区普光寺钟面铸有昭能将军胡福字样,为控制覃蛮反复作乱,洪武二十三年将大庸改名为永定卫,皇帝钦诏:裁此土,赐官爵,屯兵永定卫,子子孙孙世守勿替。(胡杞,枢,王柴胡,胡福同为一人)遂为永定人。洪武二十七年福公殁,葬北门外豆腐井,花果园,癸山丁向,妣:詹氏,邵氏,钱氏,生子八:春,茂,琏,清,澄,庸,彬,汇,与众不同的至今还是屯兵戌土,故称“军籍谱”。这部(军籍谱),于20069年6月15日己领回。(胡永秀在胡氏宗亲网发帖内容)

此段记叙恍若仁朝的记载,福生八子,名讳也与仁朝子孙有重叠,时代也相近,仁朝后裔也有号称是指挥使的,甚是奇怪!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