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442阅读
  • 51回复

江西丰城厚郭胡氏家乘始迁一世祖谅公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2007-07-10
帮兴宗亲好: 我仅搜集到以下资料,也许让你失望了.

虎榜
唐貞元八年陸贄主文試明水賦御溝新栁詩榜中得人如賈稜陳羽歐陽詹李觀馮宿王涯李博張季友劉遵古許季同韓愈李絳庾承宣元結胡諒崔羣邢冊裴光輔萬當等皆天下孤雋偉桀之士時稱龍虎榜
来源:山堂肆考卷八十四   明 彭大翼 撰


紙部乞牋條王右軍為□稽内史刋本缺稽内史三字據晋書増又惟用張永所製紙刋本缺用字永訛據廣川書□増改  科舉部四科條三日明習法刋本缺習法二字據通考 増  主試部龍虎榜條庾承宣元結胡諒刋本元訛員據唐書改
来源:考證/卷六十五/子部/巻三十八下


龍虎榜唐貞元八年陸贄主司試明水賦御溝新柳詩真人賈稜陳羽歐陽詹李 馮宿王涯張季友齊孝若劉遵古許季同侯繼穆贄韓愈李綘溫商庾承宣員結胡諒崔郡刑冊裴光輔萬是年一榜多天下名雋偉傑之士號龍虎榜 科舉記 
来源:天中記卷三十八      明代 陳文耀 撰


胡諒中龍虎牓 見齊氏 
来源:氏族大全巻三


同龍虎榜
唐貞元八年陸贄主司試明水賦御溝新栁詩其人賈稜陳羽歐陽詹李博李觀馮宿王涯張季友齊孝若劉遵古許季同侯繼穆贄韓愈李綘温商庾承宣貟結胡諒崔羣邢册裴光輔萬璫是年一榜多天下孤雋偉傑之士號龍虎榜 科舉記 
来源: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卷二十九    宋代  祝穆 撰


濯錦橋 在成都府華陽縣 東門外 
来源:大清一統志/卷二百九十三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2007-07-10
谅与琼是两个人与两代人,琼是谅的公公。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2007-07-10
还望位柏宗亲能提供点佐证,证明琼公与谅公之关系。据我谱载我支始迁祖谅公试明水赋与韩愈同进士,我尚不能以谱断定。故请咕咚冰鱼宗亲查到少许资料予佐证。所以望位伯宗亲能提供点资料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2007-07-10
请查看宗亲网上我发表的<<华林胡氏总世系图谱>>就一目了然。瑜公匕生熊公,熊公匕生谅公,瑜公与琼公是胞兄弟。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2007-07-10
首先请位柏宗亲先看看我在29楼的计算。刚才看完位柏宗亲的<<华林胡氏总世系图谱>>关于谅公世系的整理,按华林谱《胡勺(八十七世):字湯老小字酌(鬼勺)生唐僖宗乾符一年乙未二月十五日寅时,壮侯藩公二十四孙,登唐昭宗天佑四年丁卯进士,授国子主薄博士迁御史封徐国公,葬奉新十七都大安山。娶山东汶上县耿氏(878-956),封徐国夫人葬奉新县西南十里之南沥九皋村,生子五:璫、瑜、琼、王告、球。》。问题已很明显。胡勺登唐昭宗天佑四年(应该在公元907年)丁卯进士,而我支胡谅登唐德宗贞元壬申(公元792)进士。试问曾孙会在曾祖之前一百多年登第吗?
望位柏宗亲慎思之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2007-07-10
从谱图中可以看到一赞:
锦江秀毓饫青霜诗赋联鏕宠后唐德政歌传通八闽仍留面目与天长 杨荣题
查杨荣资料,应是:杨荣(1371—1440),初名子荣,字勉仁,建安(今福建建瓯)人。因居地所处,时人称为“东杨”。其性警敏通达,善于察言观色。在文渊阁治事三十八年,谋而能断,老成持重,尤其擅长谋划边防事务。然而由于其恃才自傲,难容他人之过,与同事常有过节,并且还经常接受边将的馈赠,因此往往遭人议论。杨荣既以武略见重,又有些文才,据《明史·艺文志》载,其著作有《训子编》一卷、《北征记》一卷、《两京类稿》三十卷、《玉堂遗稿》十二卷。建文二年(1400),杨荣考中进士,被授予翰林院编修
或许另有其人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2007-07-10
就是这个杨荣了,明朝“三杨”之一。曾经给我们长汀朱紫胡氏初修族谱写过序,所以我查过他的资料,确实福建人,早年做过翰林院编修。后来给许多家族族谱都写过序。南山
[ 此贴被南山在2007-07-10 20:00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2007-07-11
是的话我得去谱中看看有没有他的序.
他提到“八闽仍留面目与天长”,应该可以说明胡谅在福建做过官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2007-07-11
我把宗亲网中涉及本支的资料转过来,以便各位宗亲看之一目了然
大塘胡氏族譜序—— 明代吴与弼撰
学者胡昪率其族人子璋、孔明、春旸、凤仪、应埙等,奉其族之谱来告曰:吾始祖讳谅,居成都濯锦桥,二世讳让,仕于抚因家大塘。七子徳、信、诚、义、居、寂、贵,其后族繁地逼,各卜其家。于是有厚郭之派焉,则寂其祖也;有田东上郊之派焉,则徳其祖也;萝溪之派则义之后而凤仪其也;东陂之派则璋也;其薪坪之派则明也、旸也;其昪也、埙也,世居大塘而同为居之派焉。信、诚、贵嗣已无续,昪等惧原逺而末益分,或遗本初而遂亡之也,将砻石刻三代祖于上,而小注于其下,奠厥大塘之旧址,庶几各系世得以申其追逺之。诚然而未知所以孝也,幸先生有以训,予幼侍亲京师,且熟先君子称诵吾里大塘文物之盛,至今长老往往,尚能道其概,睹遗文、经故地,未尝不敛衽而徘徊也,茍无请吾犹朂以振其族,况二三子之恳恳乎。吾闻应埙之先君子文易箦命子之辞曰:某尔来前吾与尔诀,虽贸尔田必教尔子以诗书博哉。言乎诗书之道大矣,读而知之可以养情性、尊徳行,可以措事业而垂无穷。岂特一家一人所当服也,昪也其倡而宗之为父兄者广,乃先兄之遗言:毋胶于流俗、毋搅于利诱、毋以贫贱而慑、富贵而骄,必卓乎其不挠,而毅然久且裕,而养羣子弟,而俟其化率而宗之。为子弟者,奉若诸父兄之教命,必正其志、敏其力,其徳,期底于成功。吾见族之多贤矣,由是慕义懐仁者,闻其风而仰其族,过其里而式其闾,莫不咨嗟以叹曰:曰幸哉,胡氏之有后也岂不可谓孝也,乎哉,昪等拜曰:敢不祇承以省厥躬以进,我后人求无负先生之辱,于是乎书。
来源为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4463
[ 此贴被胡帮兴在2007-07-11 11:29重新编辑 ]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2007-07-11
贈胡敬同序——明代楊士竒撰


亷者士君子當然之行非峻絶卓異之事也㢘非一義其於行則不貪之謂唯君子則必㢘不㢘則非君子孔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義利君子小人之判也君子居則脩其義於身出則施其義於人盖視人猶己憂人之憂樂人之樂無一毫自私之心小人者反是知有己不知有人損人以自益瘠人以自肥惟已之肆無所不至焉故為天下國家者必擇君子付之以養民之寄君子知義必㢘㢘必公公必明而民安政理矣然君子有其徳徑情直道持重不謟而衆率忌之小人有其才㨗給柔媚屈已趣合而衆率樂之於是有君子而屈小人而伸者盖係乎所與者之衆寡也其亦係於命乎豐城胡軫敬同家貧有志節初擢第雖得禄以供養外服用類寒士而怡然自適授兵部主事勤於職務確於自守不茍取一毫而自用如初第時陞䕫州知府孜孜以愛民為政其守益確其禄僅給奉養自用益儉而民戴之如父母後為同官所累司法者不為之辨左遷兩浙鹽運司同知賢士君子皆枉之而咎司法者敬同既不自白後數年凡自浙來道浙之仕者有守有為十數人而譽道敬同者極口不置且恨其不為郡為藩以施恵於民也敬同見枉於司法又未見知於司銓固其命矣古之君子不以挫於外者而變易其中嵗寒之操敬同有焉敬同於余徃還二十年知之有素今考績來京師一見遂别不能無嘅於君子也故書此為贈

来源:東里續集巻六     明代楊士竒撰
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