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187阅读
  • 29回复

胡立谦文联选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05-14
澳大利亚科学家古道尔104岁选择安乐死之事,正是西方思想中过份看重动的误区所造成的人类生存方法之误,也正是胡潜当年选择定居曹田的原因。
古道尔102岁时,他在电视里的情况比我如今和他还相差10岁的爷爷情况还好,然而2 年后,他的情况一下子就恶化了,还选择了安乐死,这不能不说是悲剧!其中的原因就是他生存方式的变化,学校剥夺了他的动权,导致他心理与生理无法适应,才有他的死。如果在他102岁时,继续按照他自己的动活下去,再活20年没问题,远东集团的蒋某人都说“我们是能活150岁的人”,他活个122岁,没什么难的!可惜西方社会的观念和对动静认识的错误,导致了这么一个长寿人才的错误离世!
十年前,奶奶因为心脏问题,也想早点走。我不同意,因为她一死,2、3年后,爷爷也会活不下去,因而就用这个理由劝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大姑来动员奶奶继续活下去。奶奶同意了安放支架,活了下来。2、3年后,爷爷也出现了曾祖在95、96岁时——曾祖母去世2、3年后的情况,但因为奶奶还活着,所以他也挺过了生死关。如今,虽然94岁的奶奶因为疾病活得有些累,但有爷爷在,她也想继续活下去。从高祖以来,这家族里,最长寿的也只有98岁,而高祖弟弟的儿媳妇活过了100岁,这与两个家庭的生存环境有关,也就是对待动静的认识不同,还有遗传的原因:高祖是大哥,他弟弟是二房。
曹田胡姓家谱中,胡序以上的情况有问题。以陈辅良所记胡序、叶适所记薛夫人等的情况,可以知道:胡序的亲生父亲胡褒、儿子胡宗等都是“仅得官而死”,他的小舅子薛季宣也是40岁左右就死了。因而他在薛季宣死后,就以静为主活下去,可仍在不到50岁时动起来(湖州做吏)就死了。胡彦思也是一个在动的错误状态里的人(叶适有记),到胡潜,应该是明白了一些动静的关系,有无奈、也是有选择的定居在曹田的。这是与曹田的地理位置有关的,因而他和后面几代人都葬在村中(温州地区平原对人的生存价值远高于山地)。
人动起来,就要以身体的心理和生理力量来适应生存环境的改变,吸入体内的氧气增多,有助于生命的存活状态,特别是在青壮年。然而到老了以后,身体情况固定了,动得越多,并不会增加更多的生存能力,反而有害于生存,因而要定居、闭关等,甚至消化系统老化后,就不能饮食了,只能晒太阳和喝水来维持生命存活下去,这就是静,目的就是减少人的活动,延长生命的衰竭期。在人的动静之外,还有天地的动静!中国人几千年的历史经验,就是在这些方面的相关联系中得出来的。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05-27
英雄
——古希腊之神

明月照梨花
虚怀做大家
圆梦天下事
何苦乱中华

私自神仙迹
相传遍水涯
修行身体里
长寿乐香瓜


从温州处士胡褒到胡彦思这血脉相连的四代人,有英雄的神,却没英雄的体。
胡潜,历史没有留下有关他英雄气质的资料。也许是钱塘江的大潮打散了他的英雄之神,还原了长寿之体。
蒙古人的元代,杀乱了天下,也杀乱了华夏文明的发展方向。却成就了胡潜的田园长寿梦!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07-05
      道
千山俗鸟乱低鸣
万水惊鱼世未平
粗道苦修空经济
细论心得去休兵



欧洲难民问题根源在西方学者。平民如鱼,一地震,就被惊动,平静不下来。

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在南北宋间输入温州,从而保存了精髓。可世道难平,胡潜只能隐居,以保存胡序的苦修(虽未得道,却也有点心得)随子孙的遗传基因延续下去

古代中华文明传承问题在家学,胡安国外孙薛季宣知道乐清的白沙古寨遗迹,王十朋却不知,乐清历史也没留下它的明确痕迹。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08-06
这个家族的人,深受地震的影响。可胡褒、胡序、胡彦思等不知,到了当代,大多数人也是不知。古代人无法知道中国以外的地震(包括小级别地震),如今可以知道了,所以能明白。可是我一与他们说地震和家族遗传影响时,他们就会在潜意识的影响下,本能地回避,说不通的,也很无奈!
昨晚的印尼龙目岛地震,与上次相隔7日半,这是易学中“7日来复”的作用。而我就在它发生3个半小时前,与一高中同学——也是曹田胡氏的后代——说到地震时,可以看到他的情绪变化。当时他与另一同学联系,那人在泰国。我一听泰国,马上就想当地震。并且说出来了,提醒在那边旅游的危险(巴厘岛在这次7级地震中有影响)。
当时我去找他,是我写的《地震前的废话》一文之事。这事7天前就想和他说,可到昨日才找他,也是这地震影响的。
胡褒、胡宗兄弟中进士、“仅得官而死”,也是地震等天地变化影响的。当代后人很多事,也是地震影响的,可这些人不明白。我是如此, 但我知道了一点,所以可以做些事了。如果将这家族与地震相互联系的潜意识开发出来,可以做很多事的。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08-08
5日说出地震之事,不是神来之笔,而是集中注意力,不断观察身边事物变化,努力记录的结果。这里把4日其中的两条记录写出来,供有兴趣的宗亲参考。
(2018年8月4日)10:49,手机信号出现断续,长。昨日5.1级地震,都没有信号异常,这次开始的异常,会是更大级别地震的原因吗?
13:34,仍断续,短。中午12:04西藏阿里地区发生5.2级地震,好像应证我上午的预言,但是,如果之后2、3天里还要异常的话(信号),那么可能这5.2级还不是终点,而只是开始了,而且级别不会低于6级的,可能还在中国西部了。到立秋还有几天,三伏天过去,总要表示一下,老天并不是很友好的!


上面除了“可能还在中国西部了”这句错了(好在错了),其他都推论对了。

只看该作者 25 发表于: 08-13
      火当道
土 命 尽 泥 人
金 横 世 界 新
木 无 宫 殿 色
水 显 浅 淤 陈


9点半左右写下此诗,之后一小时里的笔记也都是文化色,所以当时就有地震影响的想法。看地震网,南海有3.6级地震,但写诗的情绪却是昨夜美国6.3级和云南5.0级地震所激发的,这次3.6级只是诱因。

另外,5日和俩人说过地震,除了上面提到的同学,还有一个与他同村的陈姓人,他基本生活在云南昆明,那天他吃过面特意来我吃饭的餐厅找我。昨傍晚他又在吃面前来找我(怕我在他吃过面后离开见不到),我又说地震,还说了我对他同村人我同学说地震事,他的反应与上次一样,我已有地震预感。但这次台风影响了我的预感笔记,也影响了地震与我另一项实验关系的笔记记录。好在昨日另一项实验记录中有痕迹,可以反推地震的关系。

只看该作者 26 发表于: 08-13
云南连续地震,不知“张衡一号”是否可以探测那边的电磁场变化,昨晚的5级是起点还是终点?

只看该作者 27 发表于: 08-14
看来昨日的5级是起点,今日的这次不是终点。“张衡一号”赶紧加强对中国西部的监测,看看这次天地变化的终点何时何地?级别多大?及时提醒老百姓,使它成为人民应对灾难的好帮手。

只看该作者 28 发表于: 08-16
昨17时左右,再次联系了胡姓同学,并提到了他陈姓的同村人。12小时后,白令海安德列亚诺大群岛发生6.6级地震。
上次找这同学,有事托他,8月10日后,都可以问情况了。之前3、4天,都有想问的念头,但直到昨日下午才打。打电话前,还做了其他一些事。正是这些细节,才是我推断地震时间的关键,过去5500多页的实验笔记就是这些东西。
然而,虽然我可以在地震时间上有所成果,但在地点上却做不到,同学指出了我的问题。这正是我之后努力的地方,只有与“张衡一号”等现代科技相结合,才能真正做到服务人民的目的。但我本人不能与现代科技直接结合实验,手机信号异常已提示了这点。
胡序以及其他古人的历史努力,在我身上留下了这样的遗传基因。当这些古人为了活下去,对会要了他们性命的地震敏感时,不断地研究地震与人的关系,所以就留下了这些基因。可他们只能做到在地震时间上提示,所以地震地点的研究,还需要当代人自己努力。
道教的始发地在四川,中国西部也是地震多发地,所以我之前说四川人可以在地震研究方面取得成就,因为那里既有条件也有人才。

只看该作者 29 发表于: 08-17
叶适为胡彦思起名时,很清楚地提到他的父亲不是胡宗,这点历史有依据的。在曹田谱中指胡宗生子胡彦思是不对的,但胡序的长子是胡宗,长孙是胡彦思,而胡宗中进士后“仅得官而死”,很可能没有儿子,所以胡彦思从家族分支过继给胡宗为子,继承宗支,这是正常的。
胡潜定居曹田后,有家学教子弟,教出了云涯、夙清、梅庵等后代,但这些人懂了有形的知识后,无形的见识都不如胡潜。所以这支胡姓定居曹田后,家势只有短暂的兴起后迅速地沉沦了。夙清迁居上园后,后代子孙再无人有超过他的能力;云涯、梅庵引导族人向靠近瓯江的曹田南边发展,离开了最适合族人智力、体力发展的生存之地,后代更是再无有建树之人了。这些与天地变化有关,表面上的情形是宋元到明清,地球年平均气温下降,天地变化衰弱,古人云“天地闭贤人隐”吗!
正因为这种天地变化的关系,继承了胡潜无形见识能力的子孙,弄不灵清,迷信了,跑去当和尚道士了。家谱中没有详细的记录,却也有一点痕迹的。立谦宗亲对这些人很有意见,但他自己不懂。他家院子里有颗大树,却不知挖口井调和一下。几年前就想对他说,可没科学依据,最近看到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关于《雾霾越大,森林长势越好》的文章后,才有了依据。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