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936阅读
  • 9回复

崇安胡氏祖墓族谱探秘----武夷山寻根考察报告之一   江苏  胡恒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2-08-08
— 本帖被 南山 执行取消精华操作(2014-03-02) —
崇 安 胡 氏 祖 墓 及 族 谱 探 秘
——武夷山寻根考察报告之一
江苏  胡恒俊
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11884
  

     《宋史•儒林传•胡安国》载:“胡安国,字康侯,建宁崇安人……”建宁崇安,即今福建省武夷山市。然而,数年来,我们一直被“在崇安,找不到或很难找到胡安国系族谱”的消息误导着。既然文定祠在崇安矗立了数百年,怎会突然踪迹全无?

    公元2012年5月25至27日,我们徐州、睢宁(江苏)、泗县、灵璧(安徽)胡氏宗亲联谊会会长、副会长、秘书长一行四人,专程赴武夷山寻根访祖,往返五千余里,不仅找到了钓鱼翁的始居地、墓地,而且在武夷山市、建阳市,拜谒了文定祠、五贤祠旧址,查阅了大量族谱资料,尤其清和、岭根、南墘三个村族谱资料惊人之多,大大出乎预料。

    前去寻访的,既有会长胡明遐,还有年已八旬、心脏被放了七个支架的离休副会长胡居林;最年轻的秘书长胡方亚,也已二线数年;天天集团董事长胡居杰为方便山区奔波,特地安排了商务车,足以表明我们此行的审慎和决心。为避免盲目性,我们还请满公后裔胡氏宗亲联谊会副会长胡林、胡氏宗亲网总版主胡南山,引荐武夷山市的宗亲、福建省胡氏宗亲联谊会常务理事胡良忠等,才事事遂心、处处顺利。仅选择性拍摄的资料,就有七百余幅。

    此次寻根,收获多多。历经两个多月的分类梳理、考订辨析,参照历史典籍,并与湖南、如皋等地族谱比对,予以全面审视、综合论证,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    找到了钓鱼翁入闽的始居地、墓地、钓鱼石
      钓鱼翁胡谔,是胡安国的六世祖,生于五代末之公元959年(南唐显德六年己未、吴越显德六年己未、后周显德六年己未),为避乱,随官至后唐礼部侍郎的父亲恭己入闽(南唐被北宋灭于975年,吴越被北宋灭于978年),初居今武夷山市城西南不远处的“温岭镇(今属武夷镇)黄栢里之柘阳”(今名黄柏村、柘洋村),“号为柘阳胡氏”。与籍溪刘氏结婚之后,“遂迁居籍溪之滨”,钓鱼自晦。北宋统一中国南方后,选拔人才,胡谔为集贤院学士,雍熙丙戌(986年)任永嘉主簿(永嘉县,隋开皇中以永宁县改名,治所在今浙江温州市),以故又称“主簿公”;晚年仍以钓鱼自乐,人称“钓鱼翁”。卒于北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享年六十四岁。有人因为找不到历史资料与遗迹,而疑其只是“传说”。

    由于路线不熟,加之小雨不断,我们第一天虽然早上六点就直接上了高速,两千四百余里,却直到晚上九点多,才与福建省胡氏宗亲联谊会常务理事胡良忠宗亲,在武夷山市政府大门前汇合。住下、用餐之后,已过十一点,只能简单交流。次日一早,按照商定的计划,由良忠、秀兴宗亲带领,一路东南,直奔五夫镇。

    武夷山市,位于福建省西北部、闽赣两省交界处,原名崇安县,建于北宋淳化五年(公元994年),系由崇安场升置;因其境内有旅游名山——武夷山,1989年,国务院批准撤县建市,隶属于地级市南平市。其面积虽近两千八百平方公里,总人口却只有21.68万,其行政建置,五镇、五乡、六个国有农茶场。五夫镇,即其五镇之一,在市区东南四十多公里,古名五夫里,南与同属南平市的建阳市将口镇接壤。

    虽然是旅游城市,却买不到一张地图,多云天气,不辨东西。幸亏我们为防阴雨,带了罗盘,经专程从建阳市赶来的胡荣春宗亲指引,在五夫村北三里许的籍溪旁,穿越一人多高的荆棘、茅草丛,不仅找到了钓鱼翁的始居地——胡家坪(又称胡塘坪、胡墩),而且找到了钓鱼翁的墓地,以及“太公钓鱼石”。

    钓鱼翁墓地,实际查勘的结果,与后来见到的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胡氏重修宗谱》中的《钓鱼翁墓》地图,完全吻合(见图1)。
  
       图1:钓鱼翁墓地图

       图后释文曰:
    “公葬在籍溪里西山下园中,又名雁飞田。坟前有冢庵,立祭田七十五亩。
乾隆十五年(1750年)三月初六日,延平道宪(笔者注:延平,元大德六年—1302年改南剑路为延平路,治所在今福建南平市;明洪武元年—1368年改为延平府)来公,讳谦鸣,敬谒墓,命乡长萧禄,在岗来脉栽松。题诗一首:
      五夫求古迹,
      拜谒钓鱼翁。
      溪趋稻田侧,
      山延樵径通。
      贤孙崇庙祀,
      遗蜕委荆丛;
      急命增坟土,
      栽松望蔚葱。
      ——大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岁在己卯冬月吉日
      二十八世裔孙 达 敬刊”
    
  
      图2:2012年5月26日,武夷山市宗亲胡良忠(左)、胡荣春(右)、胡秀兴(中),在钓鱼翁墓穴前。


      该墓位于武夷山市五夫镇五夫村北。所谓“雁飞田”,是形容钓鱼翁钓鱼之处,籍溪自东向西流,背后诸山,如展翅南飞的大雁;其钓鱼之处,既像“龟头”,又像大雁南飞小憩、正低头饮水。墓在“龟头”与“雁飞”山之间,原有一片田地。其右(西)方,钓鱼翁名之为“胡墩”,后被改为“胡塘坪”(又名“胡家坪”),“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因遭洪水推荡,将西园下祀田四十五亩一并推流成溪,反成沙墩”;今更片瓦无存、满眼荒凉。

    钓鱼翁墓,因子孙四处播迁,远离五夫,无人看管,千年之后,竟于二十世纪中叶,被人挖地基盖房时无意间掘开,现在只有一处坑穴。

    墓穴下方数米,就是钓鱼翁的钓鱼石(当地人称“太公钓鱼石”),依然岿立于籍溪之中。该石虽经千余年风雨剥蚀、溪水冲刷,其形状,至今远看仍似“龟头”,难怪该山又被称为“龟山”。

    
  
      图3:2012年5月26日,笔者与武夷山市宗亲胡良忠(左)、胡秀兴(后),登上伸入水中的“太公钓鱼石”。
  
      图4:“钓鱼石”远望,如伸向水中的“龟头”。远处,即被洪水冲成沙墩的祀田。


      从清代延平府(治所在今南平市)长官来谦鸣“五夫求古迹,拜谒钓鱼翁”的题诗看,早在乾隆十五年(1750年),钓鱼翁墓就已处在“荆丛”中,且坟头严重坍塌,因感慨“贤孙崇庙祀,遗蜕委荆丛”,而对乡长“急命增坟土,栽松望蔚葱”。虽然他不可能预知三十四年后的1784年,又“遭洪水推荡”,但其精神境界,可敬可佩!   
 
     二、见到了大量不同年代、版本的族谱资料

     拜谒钓鱼翁墓地之后,下午,我们由胡荣春宗亲带领,驱车南下二十余里,来到他居住的建阳市将口镇胡巷村。

    胡巷村,原名清和村。听其名,颇感特异,询问来历,只说自古如此。后见谱中“大明正统十一年(1446年)前修国史致仕、教授云谷邱锡”所撰《清和堂记》,方知果然与胡宏之子胡大壮有关。因受大壮“十世孙琮”所请而作,其文曰:“宋大壮胡先生,五峰先生之子,文定先生之孙也。传祖父之业,而以吟詠名于世,于其所居之堂,匾曰‘清和堂’,在于衡山……夫先生,一代之伟人也。德足以镇俗,言足以救乱,而优游吟詠,深入陶杜蕴奥。其以‘清和’名堂者,岂不以‘清’与‘和’,皆美德也?清,一于‘清’,则失之狭;和,一于‘和’,则流于不恭,必以‘和’济‘清’,以‘清’制‘和’,则刚柔不偏、阴阳合德,而持身立志、应事接物,庶得时中之道,而不夷不惠矣。然天地之气,春而和,秋而清,天而犹尔,而况于人乎?……历代取士,皆以胡公《传》(注:指文定公《春秋传》)为主,我朝皇上诏文定先生从祀学宫。而发明夫子之心,即发明天地之心也……而先生所作‘清和堂’,无乃亦寓是意欤?先生之孙四一公,于衡山取籍溪先生(注:待考。笔者与良忠,皆疑为“致堂先生”胡寅)归葬建阳东田凤历山,遂为建阳人。至五世孙侨,仕元为镇抚,生子六公玺;六公玺子文仲,赘于黄亭,遂为崇安人,而琮,则其孙也。古之圣贤,必有其后。而先生之家,子孙不失,文献世守,则其泽尚未有涯也。故予不郤所请,勉焉为之记,以示于来者。”

    原来,大壮之孙四一公(大壮之子名“钧”;钧子名“泾”,即“四一公”),“于衡山取籍溪先生归葬建阳东田凤历山”之后,便在东田东北方向,卜居于背山面水之地,“遂为建阳人”,名其村曰“清和”,后被称为忠孝里清和村。大壮之孙胡泾,之所以“取籍溪先生归葬建阳东田凤历山”,是因为,胡安国之父、胡宏之祖、大壮之曾祖胡渊,“墓葬建阳县忠孝里廻潭并源陇下,坐庚向甲,有三分卯酉”;定居清河村,世守祖墓、代不乏人而已。
  
       图5:清和村前古树


     在清河村文定公祠堂内(今名胡氏祠堂。该村文定公祠始建于明成化十九年——1483年),我们对胡荣春宗亲珍藏的多部不同版本的族谱,进行了拍摄;返回武夷山市,天色已黑,我们又驱车十几里,到城西北的岭根、南墘,恭请胡维坤、胡汝英、胡柏文三位宗亲取出族谱,回宾馆查阅,与胡秀兴一起,三部相机,一直拍摄到深夜十二点多。这些族谱,虽然有的已经朽烂如絮,不小心翼翼地抚平、拼接,很难辨认,但目录、凡例、族规、序跋、传记、像赞、祠堂、碑记、村落图、墓地图、世系图、支系图……应有尽有,以年代分,竟达十几种。主要有:

    1、宋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
        胡宪亲撰《续修家谱序》、《宗系记》之《胡氏续修家谱》
        胡宪之序,有别于正常之序者,在以文定公为楷模,强调“孝悌”:“吾既作宗系记,因叙其事于卷末,以告尔在后之人,尚克念之”。序中文定公“孝悌”之行,被记叙得淋漓尽致。“宪昔时侍文定公居漳滨十五年,见其躬事二亲,可谓尽之矣。”
    2、宋淳熙己酉十六年(1189年):
       胡大壮(胡宏子)亲撰《重修家谱序》之《胡氏重修家谱》
    3、明天顺七年(1463年):
       毗陵金恺序(崇安胡廷玉求序)之《胡氏宗谱》
    4、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
       胡琮(大壮十世孙、将仕郎致仕)《重修家谱序》之《胡氏重修家谱》
胡琮自言:明宣德间授全椒主簿,丁外艰服阙除金华,上命创立新县名曰汤溪,造完致政,归守坟丘。
    5、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
       靖肃公(籍溪先生胡宪谥号“靖肃”)下《基公家谱序》版本
    6、康熙四十三年甲申(1778年):
        1950年9曰19日蝇头小楷手抄1778年《胡氏族谱》本,后附补续世系
    7、清乾隆四十六年(1871年):
       奉祠生衍祧撰《重修宗谱序》之《胡氏重修宗谱》
    8、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
       胡光琦撰《序》之《福建崇安兴田胡氏会修宗谱》
    9、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
       奉祠生胡达纂修、 新罗赖芹孙撰并手书《序》之《胡氏家谱》
    10、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
       江作舟撰《序》之《胡氏徐墩谱》
    11、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
        胡考休撰《新修宗谱重增序》之《胡氏宗谱》
    12、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
    祠生祖虞氏观元(五峰公位下翔卿公支30世裔孙)撰《新修谱序》、范启刘撰《新序》之谱
    不同版本的序跋、传记等,则使我们对毁损、缺漏、模糊的内容,在比对中予以甄别、辨析,非常有益。

三、明确了列祖列宗的祠、墓所在

      谱中专列祠、墓章节,并有像赞、图记

    1、    初见列祖列宗像、赞
      崇安诸谱中,有像、赞,首先是入闽始祖钓鱼翁胡谔,其后依次是文定公胡安国,以及胡寅、胡宪、胡宏、胡宁。像之上,有封号、谥号、号、官名,以表明身份。譬如,胡安国,虽然谥号“文定”,但明代宪宗成化三年丁亥七月又追封为“建宁伯”,像之上就题为‘建宁伯文定胡先生像’。胡寅、胡宪、胡宏的谥号,分别是文忠、靖肃、明公,其像则分别题为“文忠致堂胡先生像”、“靖肃籍溪胡先生像”、“明公五峰胡先生像”等;胡宁无谥号,其像则题为“太常卿茆堂胡先生像”。


图6:入闽始祖钓鱼翁像


      谱中,像在前,赞附后。像赞,言简意赅,超乎史传,短短数语,其人其神,瞬间毕现,令人肃然起敬。如:
    “华峰郑灼”题赞钓鱼翁曰:“温岭蕞爾,僻陋在夷;天开文运,君子居之。孙曾矩矱,为大贤师。无疆派牒,美哉始基!”
    “蜀郡张横渠”赞文定公曰:“道闻伊洛,志在《春秋》,格君化俗,扶纲阐猷。进则抗论,退则归休。大冬松柏,凛凛孰俦!”
    张横渠又赞“靖肃公籍溪胡先生”曰:“安贫乐道,辞禄养亲;身虽在野,心不忘君。晦菴东莱,俱列门人。言行之美,举世所珍。”

    而“五贤祠”中,则立着五通既有像又有赞的碑石,胡安国居中,子侄胡寅、胡宏、胡宁、胡宪,分列两边,碑石像赞一体。拜谒其像,默诵其赞,尊祖敬宗、承前启后之心,怎不油然而生!

    2、多处建有文定公祠、五贤祠:
       ①建宁府青云路,钦建有文定公祠。春秋两祭,奉给银一两六钱。(当时)发祠生(奉祠生员)胡承涛领。
   ②建阳县崇文里将口街文林坊,明正德丙子(1516年),御史胡公文靖建文定公祠。祠基官尺横七丈,直八丈。
    万历庚辰(1580年)载革,乙酉(1585年)题,后丁酉(1597年)都御史金公重修。典试续修刘公曰:“宁捐金增修。”庚子(1600年)知县魏时应,置田三籮充祠,春秋两祭,给银一两六钱,给祠生胡承涛领。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祠基被詹、王二姓佔架,裔孙衍祧呈明阳邑主蒋公元枢,蒙亲堪断,结存案。
    ③大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兴田立有文定公祠堂
   ④大明成化十九年(1483年),建阳县忠孝里清河村建有文定公五贤祠。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十九世裔孙绍东(字敏士)《重修清河村祠记》载:……自基公卜地于潭之忠孝里,成化十九年(1483年),得旻公建文定公祠于清和村,祠生真武以时致祭于其间,不得谓非一时之盛也。迄之日久,栋宇倾圯……雍正十二年(1734年),庀(pi)材鳩工,重建文定公祠。俾栋宇维新,庙貌巍然……于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鹏以祠生,曁族长智惠、族侄绍东等,呈请邑侯蒋讳元枢公,恳恩匀给……迄今春领祭银八钱,秋领祭银八钱,祖有光焉。乃重修者,不无复坏。鹏等又集族众,于三十四年(1769年)捐银修理……
  ⑤崇安文定公祠

   3、崇安文定公祠
     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赐进士出身,敕授文林郎、前任四川潼州府知盐亭县事,宗裔光琦”,在《福建崇安兴田胡氏会修宗谱序》中说:“钓鱼翁者,本系江南人,为入闽始祖。六代而至文定公,释经卫圣,有功理学;从子籍溪公、致堂公,子茆堂公、五峰公,得家学之渊源,皆以名儒闻于宋。是以宋乾道(1165~1173年)中,文定公已配享于学宫。元至正辛卯(1351年)奉旨创建祠宇,耑以祀之。祠塑文定公像居中,籍溪公、致堂公、茆堂公、五峰公四像配焉。今祠宇在崇安县军营岭文庙之左。迨至国朝,圣祖仁皇特赐匾曰‘霜松雪柏’,悬挂殿前……”

    笔者2012年5月26日和27日早上,两次考察原崇安县文定祠旧址。谱中“崇安宗祠”,在今武夷山市市政府(即图中原“县衙”)东侧图书馆所在地,坐西向东,依山而建,步步登高。此祠与学宫,今虽不存,但是,拾级而上,数十台阶之后,右侧的亭内,五通刻有像、赞的石碑面南并列,文定公居中,胡寅、胡宏、胡宁、胡宪分列两边,所以,图之正门,标有“胡氏五贤祠”。“文定公殿”原来高大宏阔、雕刻精美的梁柱,虽被保留在图书馆前廊之后,但一般不准近前观看;馆领导只知是文物,与皇帝赐赠有关,却说不清来历。

    其实,此图画于“大清嘉庆二十四年己卯”(1819年)。从文字说明看,该图强调的是祠基先后被程氏、邱氏“豪恶”侵占,程氏已“俱还”,对邱氏“已兴讼存案”,以致规模看去狭小。

    
  
      图7、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武夷山族谱中的《崇安宗祠图》


       而康熙四十四年己酉(1705年),“赐进士、通议大夫、东宫讲官、提督福建学政、右春坊右庶子掌坊事、兼翰林院侍讲,加一级,浙江后学沈涵 ”《重修崇安胡文定公祠碑记》载:“涵少治《春秋》,读文定先生传,始知圣人以微言大义,实赖先生发明之。读其书,辄想见其为人。居恒,窃愿趋里居,瞻其庙貌,以思景仰…迨奉命视兹省,窃喜。是行也,可早酬夙志。迨由仙霞入闽,始知先生祠在崇安,非驿路所经,例不敢往……而先生之祠,如隔云霞而不可即矣。考《邑志》,祠在崇邑学旁……涵近列疏恭请御书匾额,以表扬先生之盛德大业。既得所请,而邑令王君,以为祠久倾坏不治,且就尽……旧祠止存像祀一堂。王君葺而新之。其地自坊表、享堂、左右廊庑,以及门栋墙垣阶砌之属,皆王君独力重建也……先生之祠焕然改观”。

    由此可知,至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祠久倾坏不治,且就尽……旧祠止存像祀一堂”,其后之祠,确系知县王梓1705年重建。

    然笔者所在之江苏睢宁,清咸丰四年(1854年)的《胡氏族谱》中,有咸丰元年胡云汉、云鹏兄弟,从“崇安文定祠”转寄的崇安族谱资料,其《宗祠图》显得规制宏大:迎面的“照壁”之后,纵深五进建筑,分为左、中、右三大部分。中间从前至后五座大殿,前四座大殿,依次名为“安国文定祠”、训教堂(“族众习学规矩家法伦礼在此”)、“制礼训义”殿(“族长族副断论训教族人在此”)、“文安万方”殿(清雍正丙午——1726年——御笔);最后的大殿,悬挂明代“文化国朝”、“修身立道”两块御笔匾额,分别署有“宣德丙寅御笔”(“宣德”是明宣宗朱瞻基年号,共十年。地支为“寅”的年份,只有“甲寅”。此处应为“宣德甲寅”,即1434年。而“丙寅”,则是英宗朱祁镇正统十一年,即1446年),和“成化甲戌御笔”(明宪宗朱见深年号“成化”,共二十三年,其中地支为“戌”的年份只有两个,即丙戌和戊戌,应为成化二年的“丙戌”,即1466年。排字工将“甲寅”与“丙戌”中的天干“甲”“丙”,颠倒误排为“丙寅”、“甲戌”;同时,因文化水平有限,将“修身立道”中的“立”与“道”,颠倒为“修身道立”,与文法不通)。

    两侧,进门左侧,后四进殿堂,则依次是“沐浴堂”、“会客堂”,和乾隆癸卯(1783年)御笔“修补圣道”匾额的“公议堂”、康熙丁亥(1707年)御笔“德恒远照”匾额的偏殿;右侧后四进殿堂,依次为“整服堂”、“会客堂”,和乾隆辛酉(1741年)御笔“孔孟同体”匾额的“设祭堂”、雍正壬午(清世宗雍正1723年至1735年,共十三年,其中有丙午、壬子年,此处系排字工误将1732年的“壬子”排为“壬午”)御笔“道诲宗古” 匾额的偏殿。宗祠大门两边,分别有警示:“奉旨:一应文武大小官员军民人等至此下马”。祠堂后院,左右分别是竹林园、松林园。

    而从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胡光琦在《福建崇安兴田胡氏会修宗谱序》中所说“元至正辛卯(1351年)奉旨创建祠宇,耑以祀之。祠塑文定公像居中,籍溪公、致堂公、茆堂公、五峰公四像配焉。今祠宇在崇安县军营岭文庙之左。迨至国朝,圣祖仁皇特赐匾曰‘霜松雪柏’,悬挂殿前…”看,崇安文定公祠,曾挂有“霜松雪柏”匾额。但是,睢宁谱中由“崇安文定祠”转寄的《宗祠图》,却没有关于“霜松雪柏”匾额的标示。“圣祖”者,大清第二代皇帝爱新觉罗玄烨,年号康熙,在位六十一年,比其孙乾隆(爱新觉罗弘历)还多一年。其御笔“霜松雪柏”,在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为何乾隆1741年、1783年的御笔匾额在,而康熙只有1707年的,却无1705年的御笔匾额?

    原来,“霜松雪柏”匾,后被移至文定公书院内。武夷山谱中,《胡氏文集及各处祠堂录•书院》有载:“文定公书院:宋乾道(1165~1173年)中,立有文定公书院,坐落崇安县四隅里兴贤坊。康熙四十五年(注:应为“康熙四十四年”,即1705年),蒙皇上御笔亲书‘霜松雪柏’匾。现存武夷五曲御茶园,有书院。”

    

      图8:睢宁清咸丰四年(1854年)的《胡氏族谱》中的崇安《宗祠图》


      4、崇安文定祠敕建于南宋初的绍兴年间,而非元代创建
      图后《宗祠图说》曰:“祠堂者,以栖先灵之所也。吾族自汉唐时,旧有祠焉。自绍兴年间(1131~1162年),内阁奏入详请敕建文定公祠于崇安。祠内各堂,周围高阔,楹栋户牖,规模如是。所有祭品祭器注册,并载崇安邑誌,以为春、秋二丁应用。迨后屡修曡曡。至本朝,仍依旧制规模,以承先人意也。”

   由此看,图7中被“豪恶侵占”的,应是六七百年间,“因屡修迭迭”,以致两边堂殿被放弃,最后一次维修时,仅仅保留了中间部分殿堂。

    而图8的说明,则证实崇安“文定公祠”,始建于公元1162年之前(”绍兴”,是南宋初高宗的年号,从1131年至1162年,共三十二年。而胡安国逝世于1138年),而非元代“至正辛卯(1351年)奉旨创建祠宇”。是否历经二百年,原祠毁损严重,无法维修,元顺帝只得下旨重建,规制有所调整而已?

    果然,明宣德元年(1426年) 崇安县教谕汪誾在《重修文定书院记》说:“……胡文定公以宏深雅正之学,接游、杨伊洛之绪,明《春秋》笔削之旨,其子致堂、茆堂、五峰,其侄籍溪,皆以名儒闻于宋……其有功于天下后世匪浅。维时立祠、赐田,褒宠特异。至元季,祠宇隳圯(圮),县尹永嘉彭公廷坚,鼎新创立,前祠后堂,规模宏远。复见宣圣燕居于祠之右,塑像尊严。迄兹百有余载,复就倾裂,四顾落然,见者慨叹……嘉兴孙侯以翰林习字进士,来检校建郡,按临是邑,首倡父老捐奉修葺,鸠材募工,补獘易新,踰(yao)月告毕。祠殿巍峨,堂庑高敞,庖廩门库器皿备具;黝堊(e)丹漆,光彩一新。崇邑人士,莫不咸啧啧叹曰:“百年之废,一旦之兴,圣贤之有灵,斯文之罔坠,所以遇孙侯之完美也!”信乎?斯文之兴丧,诚在人歟!得其人,斯文兴;不得其人,斯文丧。今文定公祠废久而遽兴,斯文之兴,实惟孙侯之一己……余忝典教斯邑,目覩盛事,敢摭(zhi)是言以纪侯之美。侯名达,‘兼善’其字云。”

    另者,如若文定祠系“元至正辛卯(1351年)奉旨创建”,朱熹(1130~1200年)奉旨到文定祠主祭,就无法解释。

    因为,朱熹《祭胡文定公文》云:“呜呼!文定……英魄灵气,不随异物腐散,而长在乎武夷、凤鸣二山之侧,与赖水之湄然。天下之无贤不肖,且犹为涕泣而歔欷,而况前为吾辈之老师,在朝为大学士,予心之所向,奉钦命来祭?……钦哉!圣与钦命,奉旨主祭”。  

     “来祭”,说明亲临文定祠。而“祠“的具体地址,应与“武夷山、凤鸣山、赖水”有关。武夷山,大家都知道,在城西;唯独“凤鸣山”、“赖水”,应在城东,笔者从5月25日到达,直至27日早上,询问了数十人,却无一知晓。27日一早,离开武夷山之前,笔者再登文定祠旧址,四顾之后,决定向东,在崇阳溪两岸寻访。二三百米途中,不少看似有文化的晨练者,却仍然“一问三不知“。徘徊桥东,失望之余,正想返回,依稀之间,大桥东北方山脚的崖壁上,仿佛刻有字迹。近前一看,两幅石刻,大的一方,刻着朱熹的“半亩方塘”诗句;小的一方篆字,仔细辨认,竟是“濑水佳景”四字!原来,今之“崇(安)(建)阳溪”,果然是古代的“赖水”!而此山,就是“凤鸣山”。惊喜!拍照!朱熹亲临主祭之祠,就在武夷山市政府(古“县衙”所在)东面紧邻的图书馆今址,确定无疑。


    图9:两方石刻
  
    图10:“濑水佳景”石刻


       所有这些,只能说明:我们两天内见到的族谱,虽然不少,却仅仅是武夷山胡氏族谱中的一部分。更多的,尚需武夷山地区的宗亲们,用心着力寻找、挖掘。尤其城西南的黄柏、柘阳(今名“柘洋”),既是钓鱼翁入闽初居之地,又是胡宏之子大壮的曾孙、进士、仕于湘桂等地的“仲集公”翔卿的归葬之地。崇安城很小,供奉文定祠的祠生(奉祠生员)及宗亲,很可能就住在很近的黄柏、柘阳(柘洋)、樟树等村。即使后来大都迁出,也应有迹可循。

   5、书院
      ⑴、文定公书院
      谱载:宋乾道(1165~1173年)中,立有文定公书院,,坐落崇安县四隅里兴贤坊。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蒙皇上御笔亲书“霜松雪柏”匾,现存武夷五曲御茶园,有书院。

    而明代赐进士及第、资善大夫、兵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知制诰、同知经筵事、国史总裁 安成彭时譔《重修胡文定公书院记》则又说:宋乾道中,已祀先生于学,而文定公书院,则自元至正辛卯(1351年)县尹彭庭(廷)坚始,书院在今四隅里之兴贤坊。其制,右为宣圣礼殿,左为祠,先生像居中,而以先生从子籍溪,子致堂、茆堂、五峰四君子像配焉。祠之后有堂,前有重门,翼以廊庑,名其外门曰“文定公书院”,盖以表崇先贤,且欲以待来学也。其意美矣。然岁久滋獘,近虽有修葺之者,而栋宇倾摧焉欲压。天顺八年(1464年)秋八月,建宁太守刘公行至崇安,因入谒焉,撫然有感,乃捐己俸,率乡贡士曁文国子监蓝玑辈,各助貲庀(pi)材新之,而命大使王仲董其事,易朽除腐餙污,漫以鲜洁,规制虽仍乎旧,而焕然一新,观者为之起敬……我朝推崇先生,列诸从祀。诚万世之公论。而崇安,乃先生乡邑,矧可无专祀以起后人之景仰也哉?此太守所为尽心于书院,而不敢后也。继今学者仰其容而读其书,一惟其道德言论是侑,庶几进德修业,卓有成效……

    如此,则文定公书院与祠,曾一度合一。足见:文定公书院,也是屡毁屡修、屡颓屡建。

     ⑵、籍山书院:在白水(即今武夷山市上梅乡梘头村)

     6、春生、敏、容、罕、渊等公墓地
      《胡氏重修宗谱》附墓图并记载:
    ⑴春生公、敏公、容公、罕公墓,都在白水张墩 虞公坑。

         白水,位于五夫镇五夫村北十华里梘头村,古属五夫里辖区,是钓鱼翁子、孙、曾孙们聚居、繁衍之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公社化时期,划归上梅,今属武夷山市上梅乡,现有胡氏居民,约三百人。

   《白水虞公坑山案由》载:“始祖钓鱼翁自宋,置有杂木山一片,坐落白水,古名张墩虞公坑,缘公通顯,改名胡塘,今名竹林坑。上至双峰顶,下至龟山大路,左至刘姓合水,右至江宅白叶窠,四至之内,俱蓄留松竹杂木。”后因子孙“仕宦别省”,四散外迁,墓地被人侵占,诉讼数年。

    春生公(名瑅,字岩起,号春生)、敏公、容公墓,均在这片山林中(谱中有墓地分布图)。

    ⑵罕公墓:罕公“身长九尺,存心正直慷慨”,葬张墩前窠、父左坡丁向。
       ⑶渊公墓:墓葬建阳县忠孝里廻潭并源陇下,坐庚向甲,有三分卯酉。

    四、传记中珍藏着鲜为人知的宝贵史料

      族谱中,人物传记,主要有(摘录鲜为人知者):
   1、《文定公传》
      除正史记载谥号“文定”之外,综合各谱记载,其身后之事有:

    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年),内阁奏请敕建文定公祠于崇安;宋乾道(1165~1173年)中,文定公配享于学宫;
    元至正辛卯(1351年)奉旨创建祠宇,耑以祀之;

    明太祖洪武十七年甲子(1384年),颁令以胡安国《春秋传》为科举取士的教科书;明宣宗朱瞻基宣德甲寅(1434年)御题“文化国朝”祠匾;明英宗朱祁镇正统二年丁巳(1437年),诏从祀文庙;明宪宗朱见深成化二年丙戌(1466年)御题“修身立道”祠匾;成化三年丁亥(1467年),追封胡安国“建宁伯”;明孝宗朱祐樘弘治八年乙卯(1495年),诏文定公祀于紫云书院,以子致堂、五峰配;

    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康熙四十四年乙酉(1705年)御书“霜松雪柏”匾额,康熙丁亥(1707年)御题“德恒远照”祠匾;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雍正丙午(1726年)御笔“文安万方”祠匾,雍正壬子(1732年)御笔“道诲宗古”祠匾;雍正十二年甲寅(1734年)诏修祠墓;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十三年戊辰(1748年)敕赐春秋祀典,乾隆辛酉(1741年)御笔“孔孟同体”祠匾,乾隆癸卯(1783年)御笔“修补圣道”祠匾。

    ⑵、《安止安老合传》
       安止,以兄安国,荫朝散大夫。
   安老,字康年,幼孤,文定扶教之,历艰险,阅义理,与兄安止,俱以学术道义名,言不妄发,性嗜淡然,至于周人之急,无以吝。以文定荫补将仕郎,宰罗江,官至朝奉大夫,知袁州。

   ⑶、《籍溪公传》(靖肃公胡宪传)
      文定公从子也…从文定公学……当时,内则有致堂文忠公寅、五峰明公宏,皆先生介弟,实传家学;外而拙斋林之奇、艮斋魏掞(yan)之、中书熊克、常卿曾逢,皆得先生之学。晦菴朱文公、东莱吕成公,亦皆师之,故文公状其行,自谓事先生最久。周益公必大,亦谓元晦事原仲如父,尽得其言行之美。成公誺之有曰:“内圣外王,溷融同归。服膺师门,是则是微。”今朱吕之学大明,其源流有自矣。卒谥靖肃。

   ⑷、《致堂公传》(文忠公胡寅传)
传中,言及“致堂”来历及朱熹评语,十分难得:“除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服除,知永州,以疾请辞,隐于南山下,扁(匾)燕居之室曰‘致堂’。四方学者,尊之为‘致堂先生’……后谥‘文忠’……晦菴谓‘常侍坐于先生,见其数杯后,歌孔明《出师表》,诵陈了翁奏状等,可谓豪杰之士也’……”朱熹之言,形神毕现!

   ⑸、《五峰公传》(明公胡宏传)
      绍兴乙卯五月朔,日食,诏求言。先生慨然草书,力陈当时之要略,决白明辨,盖万余言。文定曰:“君子当以崇德为先,不宜遽露锋颖。功业之见于世者,时至而为之,可也。”先生受命,自是忧世之心虽切,亦不求道之必行也。后以父任补官。丁外艰,服除,未肯出仕,止求岳麓山长,为私淑之地。会秦桧用事,愠(yun)先生不为己屈,且谓山长为励率教诲之职,乃以潭州岳处之……四方学者,尊之为五峰先生……先生自奉祠家居,一无怨尤,浩然自得,秩满,不复陈请,虽身居畎亩,而志在天下。见国事日非,或中夜起坐,忧思叹息。桧死,善类以次收召。侍郎陈正同、汪应辰、凌景夏,交荐于朝;忠献张公浚,亦荐先生“才堪王佐,学造圣传”。召命踏降,先生已疾革矣。卒谥“明公”。

        ⑹、《茆堂公传》(胡宁传。系胡宏子大时亲撰)
        ……文定忧除,而公已无意于仕进矣。会秦丞相桧方得君,知公之贤,亟欲用之,手书招延,往返数回,不得已,而勉为一起,曾不三年,而浩然以归——秦熺再除知枢密院事,桧问公曰:“儿子近日除命,外议如何?”公曰:“相公之不问也,某犹将效其愚,以报相公之知遇,况垂问乎?蔡元长父子所为,岂所望于相公者?”桧大怒……

    公受学于文定公,尤精于《春秋》。方文定公之著《春秋传》也,修纂检寻,尽出公手……公言必有教,动必有法,圣门精义,不必踰閫(yaokun)而已……除夔州路(注:北宋咸平四年——1001年,分峡西路置,治所在夔州——今奉节县,辖境相当今万源、达州、垫江、璧山、合江等地以东,湖北清江上游和贵州北部地区。元初废)安抚司参议官,公正不阿,幕府增重,复除知澧州(注:澧州,今湖南醴县),则以病请祠,不果,上遂以右承奉郎主管台州(注:今浙江临海)崇道观…… 
     
     ⑺、《签判宗簿公传》(胡大正传。显仁撰)
    “公讳大正,字伯诚,幼名慥……”由此可知,“常惺”等,都是乳名。

    公……幼失所怙,惟日亲诸父之训,故择善诚身,重厚笃实,足绍前修。居家以孝悌闻,涖官以廉干显。在乡与刘忠肃公、朱文公(即朱熹)友善。身长九尺,雄深魁伟,庄敬有威。平居,终日正襟危坐,不言不笑。子弟或容不端、服不整,呵戒无假借。闻人有善,则乐称之;有不善,虽臧获不许道。自云平生无欺心事,以妄语虚言为大戒。公与籍溪先生,共受祖产二千。籍溪殁,公曰:“吾已食禄矣。”悉以畀籍溪之孙……入仕三十年,始葺庐数楹,仅庇风雨,亦贷子钱乃成。公疾笃,戒诸孤曰:“吾居官处乡,未尝一毫妄取。汝兄弟支撑必难,宜勤谨安贫,勿得妄为,以忝先世。”言讫而逝……初,念三公未葬,迨余夫人殁,公始卜兆合葬于建阳县黄石里大浑原之学堂山,盖绍兴十七年也(1147年)。承事公殁于荆门之枝江,因殡焉,绍兴七年(1137年),迁殡于湘潭;乾道三年(1167年),公始鬻荆湘,奉考妣柩以归,合葬于建阳县东田里之凤厯山。

   ⑻、《西园先生传》(胡大壮传。从子镒撰)
      ……先生内敏外和,泛应曲当,练达世故,周知物情,未尝疾言遽色,其待亲族,上下宛有恩意;士无远近,人无贤不肖,望而知其为吉人善士也。喜种花卉,以窺造化生育之妙;喜饮醇醪(lao),以寓经纶爕理之方……沉深浑厚,无能挠之者。深闢释老之教,未终数日前,大饗合族,既乃遍赴弟侄之招,皆劇饮,尽欢而罢。二十九日,犹为《来阳令游君草鳌山义斋记》,晦日昧爽,索衣如平时,已而觉痰壅气厥,命子钧呼姪(侄,即“大时”子)鎰,付以后事,遂殁于清和之堂之正寝,享年六十有八。

   ⑼、《仲集公传》
    《仲集公传》,只言“公讳翔卿,每念三代祖大壮公及妣,葬在衡州,未获拜谒,愀怆涕零,岁时遣使祭扫,从无缺懈”,知其是大壮的曾孙,却未言为何称其“仲集公”。而从湖南《闽楚中湘涌田胡氏世系》同辈之“顺,字仲贻”看,应是“名翔卿,字仲集”。其自言“父泾,承叔祖镒议”,说明其祖名钧、叔祖名镒。

   《仲集公传》继之曰:嘉泰二年(南宋,1202年)进士,授武陵尉,后改桂阳录忝,迁横州判官。“每自言:一行作吏,困于鞅掌,未及迁曾祖遗骸于崇邑窀穸,以便后人祭扫。忆髫龄,父泾承叔祖镒议,‘衡州佳城,不必谋迁’,命虽可遵,心终抱慊。”屡诫小子辈,以无惮跋涉,致冢荒废云。卒葬于黄柏(即今崇安城西南黄柏村——钓鱼翁入闽初居之地)。——若无此传,何以知其“卒葬黄柏”?

    结合武夷山附近诸族谱记载看,胡宏之前,入闽世系为:①钓鱼翁胡谔——②春生(名瑅,字岩起,号春生)——③敏(字必先)—④容——⑤罕(字升汉)——⑥渊(字大中,又字泽之)——⑦安国——⑧胡宏,与湖南、如皋等谱无异。胡宏直系为:①胡宏——②大壮——③钧——④泾(四一公)——⑤翔卿(仲集)——⑥?——⑦侨(仕元为镇抚)——⑧玺(六公)——⑨文仲——⑩?——⑾琮

    而湖南《闽楚中湘涌田胡氏世系》则为:①胡宏——②常榞(“忄”旁,即大壮)、常惺(大时)——③(大壮子)覃和、覃贞——④瑮、璨,瑾、瓒、玖——⑤(瑮子)显、颖,(璨子)顺(字仲贻)、顒,(瑾子)顼、硕,(瓒子)颂、颁,——⑥彦位、彦佐、彦仕,彦儒(徙扬州),彦酬、彦良、彦辰,彦圣、彦方、彦魁——⑦震美、震奂(随父彦儒同徙扬州)——⑧“志”字辈——⑨ “永”字辈——⑩“金字旁”辈。请见:胡氏宗亲网 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2000

       古人名、字、号较多,如胡寅子“常悎,字守笃,一字伯逢,名大原”;再如胡宏子大壮,“字守志,一字季履,名大壮,一名大履,别号近霍,世称西园先生”等等,今人不细细考较,难以分清。

   《如皋谱》、《涌田谱》,均说胡寅子大原、大端(另一子三岁而卒),大原子覃上、覃元,“皆居崇安”;大端子覃颐、覃豫,均居永州。却都没有大壮之孙回归崇安的记载。但在武夷山族谱中,可知大原有六子,分别名求仁、力仁、璟、纬、绛、里仁,而非仅仅覃上、覃元。

    ⑽、《有宋节妇胡文定公母行蹟》。
      谱载“文定公母”,“通诗书,达义理,”对“晚得末疾”的婆婆余太君,“服勤不懈”。“经理家事,勤俭有法”。严于训教,“安国尚幼,遣就外家学,岁时不许归;归不过信宿,即遣。族人曰:‘一儿,稚且弱,忍不能驻舍少休耶?’夫人曰:‘兹吾所以爱之也。由是,事业夙成。’”……“安国既登第后,常好弈。夫人责之曰:‘得一第,事业竟耶?’安国遂终身不弈”。
——若非族谱记载,谁能知道文定公成长的家教背景?

……

    武夷山寻根访祖之行,收获颇丰,进一步的梳理,尚需时日,以上所述,仅其要者。尤其列祖列宗“强学力行,以圣人为准的”、“志在天下,视不义富贵如浮云”、“如大冬严雪,百草萎死,而松柏独秀”的崇高品德,“以立志为先,以忠信为本,以致知为穷理之源,以主敬为持养之道”的育人之道,刚正果敢、持身清廉,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风骨,一次又一次地震撼着我们的心灵,令我们崇敬无限、遐思无边。

    返回途中,我们又折往安徽,在安徽省胡氏宗亲联谊会秘书长胡维平陪同下,拜谒绩溪胡氏宗祠,更感如何“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是每位胡氏有识之士,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此行之所以有如上收获,要衷心感谢胡林、胡南山(先远)、胡良忠、胡秀兴、胡荣春、胡维坤、胡汝英、胡柏文、胡金萱、胡维平、胡恕贵、胡居杰等宗亲的热情帮助和大力支持,愿与宗亲们一起,在分享考察成果的同时,将他们铭记于心。

江苏 胡恒俊 2012.08.08

原载:胡氏宗亲网(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11884
[ 此贴被南山在2012-09-30 06:49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12-07
胡安国族系考证----王立新
为方便读者阅读,特将王立新《胡安国族系考证》一文复制于此。南山 2012.08.30

胡安国族系考证 (原载《船山学刊》2002年第4期)
作者:王立新

(南山根据原文图像文字识别录入,附件为原文图像文件,请到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4220&fpage=0&toread=&page=10下载核对。)

胡安国字康侯,建宁府崇安县(宋时本建州,今属福建且已改称“武夷山市”)人,生于宋神宗熙宁七年甲寅 (1074)。

胡安国的五世祖因避五代之乱,始至福建祟安县开耀乡籍溪里定居,钓鱼于鹅子峰下以自愉。人皆不知其所从来,称之日:“钓鱼翁”。“钓鱼翁”又称“主簿公”,生子胡敏。究其先本江南人。此后,胡氏遂以福建崇安为籍贯。

胡安国诞生地在福建省祟安县下阳乡胡坊村。民国时称“从籍里胡坊”(此据民国年间所修之《祟安县新志》卷三)宋时称开耀乡五夫里之籍溪村。籍溪即从村边蜿蜒流过。北宋神宗熙宁七年,也就是公元1074年,一代大儒胡安国就诞生在这里,并且在这里度过了十余个春秋。

现依据胡寅《斐然集》卷25《先公行状》,卷26《亡室张氏墓志铭》,《朱熹集》卷97《籍溪先生胡公行状》,张栻《南轩集》卷40《钦州灵山主簿胡君墓表》,游酢《廌山集》卷4《宣义胡公墓志铭》,并参照《湘潭拗柴胡氏七修族谱》,《湘潭涌田胡氏六房八修族谱》,《闽楚胡氏九修家乘》,《衡山安定堂胡氏五修族谱》等列胡氏宗族谱系如下:

[attachment=2751]


本表需要说明以下几点:

一 胡安国之族系可考前限不超过其五世祖主簿公。即其高祖胡敏之父,(胡寅《斐然集》卷25《先公行状》中亦称之曰:“主簿公”。)游酢《廌山集》卷4《宣义胡公墓志铭》称:“其先江南人,唐末避地于建州崇安之籍溪”。这里所说之“主簿公”,真名不可考。而《湘潭隐山涌田胡氏八修族谱》卷九《世系表上》以为是胡瑅,与北宋“安定”胡瑗是同祖父兄弟。并以为胡瑅有二子,长为敬,敏其次也。本文作者不敢断定其误,但也无法认定其真。姑存之于此,以备学者考定。另:海南出版社的“中华姓氏通书”中的黄启昌所著《胡姓》一书则列有如下之世系表(崇安胡氏世系表):

[attachment=2752]



(1993年10月第1版,1994年4月第2次印刷。《胡姓》一书之作者除依据其它史料外,以《宁乡麦田胡氏族谱》为据处不少。这是未经谨慎辨识的结果。余不必对此书一一辨误,其中错谬可依据本人上面所列之族系表更正。)

游酢《宣义胡公墓志铭》又称(胡安国之父胡渊)之曾祖敏、祖容皆“率德不耀。父罕负气节,重然诺。乡邻有竞者,不决于有司,而听其一言,环左右数百家,终岁无讼。资产本饶给,群从数数称贷,无所偿,以故致空匾,怡然终不恨。”胡寅《斐然集》卷25<先公行状>  亦称:“(胡安国)本贯建州祟安县开耀乡籍溪里。曾祖容,故,不仕;(《湘潭隐山涌田胡氏六房八修族谱》、《闽楚胡氏九修家乘》等均书“容”为“客”,概传抄之误。)祖罕,故,不仕;父渊,任宣义郎。故,赠中大夫。母吴氏,永寿县君,赠令人。公讳安国,字康侯。五世祖号主簿公,五代中,至建州之鹅子峰下,钓鱼自晦,人莫知其所从来。后世相传云:本江南人也。”胡安国五世祖因被时人称为“钓鱼翁”。由此可见,胡氏可考仅限于此。而《湘潭隐山涌田胡氏六房八修族谱》、《湘潭拗柴胡氏七修族谱》、《闽楚胡氏九修家乘》、《衡山安定堂胡氏五修族谱》等却将宋初之胡瑗列为其祖,甚至一直考溯到周朝的“胡公满”,从受姓之初一直编排到胡安国。这里的传承是根本靠不住的,既无可信度,又无任何必要。胡瑗非胡安国之祖也。今《涌田胡谱》所存(初修族谱序)概胡宏子胡大壮所撰,基本可信。其言日:“吾族世家闽之祟安,而今占籍楚南,则自吾祖文定公始。”(《湘潭隐山涌田胡氏六房八修族谱》卷1《历修序》之一。)而(拗柴胡谱》未及于此。《涌田胡谱》为胡宏一系,《拗柴胡谱》是胡寅一系。前者二修于明洪武29年(1396),初修在南宋嘉定13年(1220);而后者初修即在明成化22年(1486)。 《宁乡麦田胡氏族谱》盖是胡宁一系。胡安国福建老家大约也有《族谱》,余于1999年10月1, 2日携诸研究生蒋浩、王丽梅、徐建勇、方红娇、王利民、罗翔等亲赴福建崇安(今武夷山市),因经费和时间等原因未及深入乡村访查,但却了解到胡宪坟墓尚在。故知其当有后人在,应当有族谱可考。不知今后尚能得见否?总体看来,自明代以来,胡氏后人已不知自己先祖的一般情况,故后世所续之《族谱》的可靠性是很需要一番辨识,方能借用的。未必就是后世掠美,可能确已不能详知矣。

二、胡安国之高祖胡敏、曾祖胡容、祖父胡罕均未出仕。其父胡渊,字泽之,任宣义郎,致仕,赠中大夫。有子五人,两个早卒,余三为胡安国、胡安止、胡安老。胡渊下世时,胡安止与胡安老皆尚幼。胡渊有女二人,长嫁范舜举,生范伯达(胡安国弟子,胡宏表兄)。而《涌田胡谱》、《闽楚家乘》等以胡安国两弟为胡安正、胡安天,不知何所据也?(胡安止是胡实之父)亦或传诵转抄之误。《涌田胡谱》卷九(世系表)以为胡罕有三子:胡耸、胡渊、胡从。《闽楚胡氏九修家乘》《齿录编》有同样的记载。胡耸生沅、淳、浩,并谓“淳生宪,宪生愉、恪、怡,愉生亲仁。”自“淳生宪”以下甚可信。然朱熹《籍溪先生胡公行状》未及恪、怡名讳,惟言三子,二早卒。《涌田胡谱》又称:“渊三子:长安国、次安正、三安天。”又称:胡从有“子二:长安心,次安顺。”胡从子或较可信,但为谨慎起见,又因其与湖湘学派无大关系,故暂不列入表中。游酢《宣义胡公墓志铭》于“安国、安止、安皆幼”处脱落一“老”字,今据朱熹所记补。(《朱熹集》卷81有《跋方伯谟家藏胡文定公帖》,是当年胡安国写给方伯谟字子由的外祖父“尚书吕公”的信函。主要是告诉“尚书吕公”严格对待胡安国的子侄和亲戚们,其中提到了胡安老。今据此书补足游酢《宣义胡公墓志铭》中所脱之“老”字。)

三、胡安国有两个夫人,前者为李氏,后者为王氏。依据胡寅《先公行状》所记,附胡安国之墓者当为王氏。胡寅这样记载:“诸孤以其年(即绍兴八年1138)九月一日葬于潭州湘潭县龙穴山,令人王氏附焉。”(胡寅《崇正辩、斐然集》第560页。中华书局理学丛书本)今某所见之胡文定公墓所在--湘潭县花石黄荆坪隐山,后世子孙所立碑志却书其合冢者为刘氏。不知何所据也。按:胡安国夫人王氏卒于建炎三年十月一日。而胡安国卒于绍兴八年四月十三日。王氏殁后8年,胡安国是否又续,今不得而知。然即便又续,至其卒时,王氏已然附穴,不成后世子孙于胡寅逝后又改合穴者?于理甚不通也。故,愚疑后世胡氏子孙相传致误。因为胡宁与胡宏之生母确系王氏无疑。胡宏与胡宁不可能除其母于其父之穴中,而后世子孙更无此权力和必要。

四、胡寅原本不是胡安国之子,而是胡安国祖中排行第三之兄胡淳之子。想此事胡大原、胡大壮辈亦应知道,因为所讳,故未及之。而胡寅同时代的友人亦应知道,只是未及,故今似已较难知晓其生身父亲的真实名讳。然观胡寅《寄秦丞相书》,乃知胡寅应为胡宪之亲兄弟。其言曰:“日者,伯氏建州教授录示所上相公书,为某别白物议之不然者,其说详尽。独造端三数语,未免婉曲。概伯氏与先伯,今为嫡长子,当为亲讳,不得不尔也。”这里其实已经明言自己与胡宪为同父所生。胡宪曾写信给秦桧,为胡寅辨污,然因其是胡淳长子,故缘为亲者讳的理由,“造端三数语,未免婉曲。”同文中,胡寅又说:“伏乞相公以礼部太常所定,将上于议政之暇,特出片言,谓礼缘人情,以义而起,某比寻常过房事体不同,合为所生服齐哀不杖期。如此降旨,则先子衔恩于九泉,某也戴德于没齿,本宗与伯氏两房大义坚定,缙绅与乡间浮言帖息,无摇撼簸扬之态,天下之如某者,皆得安其身,为人之后。相公之赐可谓深矣远矣,不可以有加矣。”(以上所引在《斐然集》卷17)本文所谓“伯氏”,就是当时为建州教授的胡宪。胡寅所谓(果若如此)则“本宗与伯氏两房大义坚定”,俗议可息,和他一样出身的人,就可以安心为人之子矣等语,再次表明此事是发生在胡宪与胡寅(及其弟胡宏等)两房之间的。故,胡寅是胡宪亲生兄弟无疑。即胡寅之生父就是胡安国之同祖父宗兄胡淳。故《宋史•胡安国传》以胡寅为胡安国同堂弟之子,误矣。而容肇祖以胡寅之父为胡安国再从堂兄,“与安国同曾祖”亦误矣。有关于此,胡寅于《申尚书省议服状》(《斐然集》卷9),《议服札子》(《斐然集》卷11),《寄秦丞相书》(《斐然集》卷17)等文均可参证。

五、胡宪与胡宏为同曾祖兄弟,胡实与胡宏为同祖父兄弟。胡汝明是胡铨之叔父,是胡镐之父也。(此结论依据胡铨《淡庵集》卷5《宋大理寺承补授河南参议弟从周墓志铭》得出)胡汝明作过待制,胡寅《斐然集》卷28有《跋胡待制咏古诗》,中称:“宗兄汝明有志当世,不以才能自高,又尚论古人,形于咏歌。”胡汝明虽胡氏,然于湖湘学派无关系,并非胡安国之胡也。故本年表中不再涉及之。但此处需说明一事:江西吉州庐陵人胡铨之从父讳胡汝明,是胡铨从弟胡镐之父,官至宣教郎。即此胡汝明也。胡汝明就是胡舜陟,胡汝明不是此一胡氏族系中人,胡寅之所以称其为“宗兄”,乃是客气。其实胡汝明一系本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胡氏,与胡安国的崇安胡氏无甚关系。

胡宏兄弟辈名讳单字,字皆有“仲”字样。胡宪,字原仲;胡寅,字明仲;胡宁,字和仲;胡宏,字仁仲;胡实,字广仲。易于混肴,学者当留心。另:胡实是胡宏从弟,乃胡安国之胞弟胡安止之子也,胡安国父胡渊卒时,胡安止与胡安老皆尚幼,故均从胡安国去了湖南,后胡安止成家住在衡山,1136年生胡实广仲,少胡宏31岁。而马辛民以胡实为胡宁、胡宏之“堂兄”(见《胡寅年谱及诗系年》,在《古典文献研究论丛》第134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3月出版),误矣。有关胡寅、胡宁、胡宏兄弟的排行,本不成问题,但史书所记不同,今惟引而不辨,正者为本《年谱》所书。《嘉庆崇安县志》、《闽南道学源流》均未提及胡宏,但前者以胡宁为安国季子,后者以胡宁为安国次子;《嘉靖建宁府志》和《康熙建宁府志》称胡宏为安国长子;《光绪衡山县志》与《宋诗纪事》等书,则称胡宏为安国仲子;《理学宗传》、《文献通考》、《嘉靖建阳县志》、《武夷山志》、《宋元学案》、陈亮《龙川文集》、《直斋书录题解》、《南宋文范作者考》等称胡宏为胡安国季子。而《宋史》未明言胡宏与胡宁孰次孰季。

六、胡宪子胡愉早逝,有子曰“亲仁”,以后情况不明。胡寅三子:胡大原为张氏季兰所出,字伯逢,从学胡宏,后为湖湘学派主将之一,与南轩相友善,与朱熹有辩,与叔父胡广仲、吴翌等守胡宏师说甚固;胡永为妾所出,三岁而卒;胡大端亦妾所出,十二、三岁上夭折。胡宁有三子:胡大经情况不明,胡大本,字季立,从胡宏学,与南轩友善且共学于岳麓书院,是胡宏逝后湖湘著名学者之一,与朱熹有辩;胡大正,字伯承,从胡寅学,曾为泉州签判,有治绩。胡宏有三子:胡大常,情况不明,概绍兴14年卒者(见《胡宏集》之《与秦会之书》),胡大壮,字季履,《一统志》所谓胡大履者,即胡大壮也,概将名与字相混所致;大壮学于其父,又与南轩等友善,与朱熹有信件往来;胡大时,字季随,五峰幼子,学于其父;胡宏临终,将其托付于张南轩,南轩以女妻之。是湖湘学派后期之主帅,为学子答疑,又与南轩学,是南轩弟子;后又从朱熹、陈傅良、陆象山学,象山与胡大时有姻家之谊,世以为象山弟子也。胡实有二子,胡实卒时,大同、大有尚幼,后来情况今无从知晓。《光绪湘潭县志》赞曰:“胡开潭学,朱张继享;五子名家,季随为长;自治治人,何分歧两;且立程门,功先涵养。”所谓“五子名家,季随为长”,概指胡广仲、胡大本、胡大原、胡大壮、胡大时也。大时于南轩逝后,实已成湖湘学派之领袖也。广仲虽长一辈,但年龄却比大原小12岁,胡安国过世时,胡大原15岁,已经以荫补右承务郎,而胡广仲当时只有3岁。

七、大原、大本、大时等之下一代人,今列12位:但是还必需进行如下说明。又胡寅《斐然集•先公行状》所载,胡安国过世时,孙辈惟大原。但此时还有胡大端。《悼亡别记》(《斐然集》卷24)中有如下说法:“妾生一女衍,一子大端。大端尝病危,君(指寅妻张季兰)日夜泣视,营救百方,既得愈,喜不自胜。”张季兰死于绍兴丁巳(1137)年九月,观胡寅此书,大端似应较大原少6岁上下的样子。故胡安国过世时,胡大端应在8岁上下。胡寅在《先公行状》中为何不提?《先公行状》作成于绍兴23年,而此前十年,胡大端已经夭折。

胡大正亦有考订之必要。《先公行状》说:“公殁五年之后,始生大经、大常、大本、大壮、大时。”而独未及大正。大正未夭折。这里可能有以下几种情况:其一,胡大正不是胡宁之子,而是胡寅崇安老家的某堂兄弟(或即是其某本生兄弟之子。胡寅本生兄弟很多,故其父母以多男欲不举,胡寅因此险些被溺死。)之子;其二,胡大正是胡宁妻生子。两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根据《先公行状》,至胡安国过世15年时为止,胡大正尚未出生。倘使胡大正是胡宁妻生子,则当生于绍兴23年至绍兴27年之间,如此则不可能有从学胡寅的事情。胡寅过世在绍兴26年,此时胡大正只有三、四岁或尚未出生。若如此,则《宋元学案》所记为误。所以,这种可能性虽然存在,但从学胡寅绝不可能。如果这种情况成立,则胡宁后来又娶,其卒时,大正尚幼。胡大正是胡寅崇安老家的某兄弟的儿子的可能性也不小,即胡大正可能就是胡宪兄弟的儿子。今虽不知胡宪共有兄弟几人,但胡寅生时,父母以多男欲不举,可见胡淳所生男子绝不限于胡宪、胡寅。如果是这样,那么黄宗羲《宋元学案•衡麓学案》中有关胡大正的记载或且不误。胡寅回崇安老家时,胡大正或已不小,故可从学胡寅。胡大正也可能是胡宁之子,只是没有受学胡寅。果真如此,则其生年不当在胡寅作《先公行状》之前,即不当在1153年之前。如此,则胡大正在胡寅过世时,年龄尚不超过4岁,从胡寅学实无可能。但余所得见之各种《胡氏族谱》,均称其为胡宁之子,《宋元学案》对胡大正这样描述:“胡大正字伯诚,崇安人,致堂先生从子也。以任补官,累迁泉州签判。贼有逼临漳者,泉为邻境,城门昼闭。忽近郊有荷斧四五十人,逻卒捕之,同官欲斩以殉。先生不可曰:‘贼岂无攻具,乃以短斧思破城郭邪?’讯之,果樵者,时人称之。(补)”这是全祖望所补,但并未明言胡大正即是胡宁之子,而只说,“崇安人,致堂先生从子也。”这就是说黄、全、冯(云壕)、王(梓材)辈并不以胡大正必为胡宁之子,而因无法知其真实身世与经历,故作如上含混之说。余观朱熹《与籍溪胡先生》中有胡大正信息,其言曰:“伯诚仙尉尊兄相非晚可归也,不敢别状。”而该书之首有称:“熹拜覆正字丈丈尊前”云云。胡宪绍兴三十年六月有大理司直改秘书省正字,绍兴三十二年正月即以左宣教郎奉祠,主管台州崇道观。如是,则知朱熹此书作于绍兴三十年下半年。此时胡寅过世四年,胡寅《先公行状》作称绍兴二十三年,中称(胡安国有)孙大原,右承务郎。公(胡安国)段五年之后,始生大经、大常、大本、大壮、大时。”由此知胡大正(字伯诚)如果是胡宁之子,则其生必在《先公行状》作成之后,则朱熹写信给胡宪时,胡大正至多不超过七、八岁。如此年纪,不可能身任“仙尉”之职。因此胡大正必非胡宁之子无疑。胡大正盖胡宪同堂兄弟某之子,或族中兄弟某之子。胡大正本亦是胡寅从子,因其受学于胡寅,故顺称致堂先生从子。

关于胡亲仁,依据朱熹《籍溪先生胡公行状》,胡朝鲲、胡朝鹏依据《湘潭拗柴胡氏七修族谱》(该谱疑点甚多,然于此一点上暂时尚可借用)。胡善夫、胡信夫依据《湘潭隐山涌田胡氏六房八修族谱》,该谱可信度较大。此代以下,胡氏依然有人在政界与学界活动,只是影响已经很小,直至南宋之末甚至元代时期。另据《湘潭隐山胡氏涌田六房八修族谱》(卷9《世系表》八面和卷4《传赞寿文》二二、二三面),知胡宏子大壮、大时子情况如下表:

[attachment=2753]



胡氏后人,于宋元之际有迁至江西者、有迁至湖南宁乡、永州、益阳等地者,也有迁回福建祟安老家者,现已无法确切考订。故本《湖湘学派年表》中,有关胡氏人物,大约仅限于以上而已。另《宋史》有《胡颖传》,《赵葵传》中又及胡显。称胡显是胡颖之兄,“拳力绝人”说赵方在襄阳,每出师必使胡显及赵葵各领精锐分道赴战,“摧坚陷阵,聚散离合,前无劲敌,以功至检校太尉。”《胡颖传》说:胡颖,字叔献,潭州湘潭人也。父瑮,娶赵方之弟赵雍之女。二子,长曰显。说胡颖“自幼风神秀异,机警不常,赵氏诸舅以其类己,每加赏鉴。成童即能背诵诸经,中童子科,复从兄学弓马,母不许,曰:‘汝家世儒业,不可复尔也。’遂感励苦学,尤长于《春秋》。”从以上《宋史》本传中的文字看来,胡颖与胡显是胡安国之后人是不应当有疑问的。与《涌田胡氏族谱》完全一致,知《涌田胡氏族谱》是可以信赖的。只是《宋史•胡颖传》的作者已不知胡颖和胡显是胡安国的后代了,倘若知道这一点,一定会说“文定公胡安国之后也。”无名氏所作《宋季三朝政要》称胡颖于咸淳年间任职广东,以“毁淫祠”著称,人送绰号“胡打鬼”。

自胡宏殁后,胡大时随朱、张等四出讲学问道,后为湖湘学派之领袖。一度离开湘潭,后归于碧泉书院,继续从事教育活动,卒后葬于碧泉身后之盘屈石山之上。而胡大壮则一直固守祖、父之莹,直至寿终。今湘潭隐山、碧泉附近之胡氏多为胡大壮之后人,而大时子则离开湘潭赴徙往宁乡、衡山等地。

胡大壮长子胡瑮概亦随其子胡显或胡颖而迁出湘潭,湘潭祖莹之留守实是胡大壮次子胡璨之后。胡璨字耀石,生子名顺,与胡颖及胡显为从兄弟。胡顺字乃吉,与子侄等在碧泉附近耕种讲学,守护祖莹,《涌田胡氏族谱》称作“乃吉公”。涌田胡族原祀有“乃吉公祠堂”。胡乃吉,即今湖南湘潭黄荆坪(旧称黄金坪)、花石、射埠附近胡氏之脉祖也。

胡大壮是胡安国的嫡孙,胡宏的长子,他的寿命很长,诸本《胡氏族谱》称其寿98岁,根据《涌田胡氏族谱》的一修序言是胡大壮请赵方于嘉定十三年(1220)所作的事实.基本可以肯定。

(作者为湘潭大学哲学系教授)


[ 此贴被南山在2007-08-23 08:17重新编辑 ]
[ 此贴被南山在2012-08-30 22:58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2-08-08
我感觉,“胡氏研究多外姓”。《中华姓氏谱?胡姓卷》作者王庭洽,《中华姓氏通史?胡姓》作者黄启昌;研究宋朝名人胡安国的有原湘潭大学王立新教授,写出《华林史话》的是江西奉新樊明芳老师,都是外姓。安徽绩溪胡氏研究,见诸于网络报刊的文章,除胡维平外,也大都是外姓撰写,如黄来生、戴圣芳、徐子超等人。我在胡氏宗亲网六年,就我们所知道的知名胡姓专家却绝少现身于网站论坛,这也是个事实。如何才能让我们胡姓研究的专家学者,不拘一格,放下身段,勇敢地走进网络世界,公开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什么课题并不重要,发表在哪个网站也无所谓,关键是有没有和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这种现状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值得欣慰的是,实际情况并非上面说的那样令人悲观。我们网站建立六年来,还是吸引了大量关心,热爱胡氏文化研究的普通宗亲,尽管属于草根阶层,但参与加入各种话题讨论,发表了许多极有价值的原始资料和个人观点。黄启昌先生来宗亲网后给我发来邮件,赞扬胡氏宗亲网“多年来为胡氏文化研究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大家也看到,最近一两年来,有许多我们胡氏本家的研究者,在胡氏宗亲网发表了不少引人瞩目的重要文章。如湖北宗亲胡光宇在论坛发表了20余篇胡氏谱牒世系研究文章;江西南康胡声逵宗亲有关霸公系泄传派的系列文章都是很有价值的。现在我们论坛又有一位江苏徐州胡恒俊宗亲现身,他最近给我们带来的几篇论文为宗亲网增色不少,也让我上面的“胡氏研究多外姓”的感叹有所释怀。

胡恒俊宗亲在QQ介绍自己“工农商学兵政党”,各个行业都干过,涉足胡氏研究也有多年。但他与网络结缘,发表论文却是从去年才开始。他自述的汗流浃背学打字,学上网的情景让人动容。如今他已经能运用自如地发帖、聊QQ了。最近在胡氏宗亲网上发表的数篇论文,体现出这位花甲老人的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尽管其论文中有些观点还值得商榷,但他能勇敢地上网,公开地发表观点的作法,值得肯定和钦佩。胡氏研究本身就避免不了讨论,只有先表达出来,才能引发议论,在讨论、辩论的过程中向正确结论靠拢。网站也是这样,没有原创发表,只会到处转帖的网站很难吸引人的。所以我要感谢胡恒俊宗亲、胡声逵宗亲还有其他热情参与的宗亲,他们选择了胡氏宗亲网,在我们网站首发原创文章。正是你们的参与,才给胡氏宗亲网带来生气,带来活力。

南山 2012.08.09
[ 此贴被南山在2012-08-13 17:28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2-08-09
我认为,胡恒俊宗亲的这篇考察报告,在以下三个方面值得关注:

第一,这是首次由我们胡氏宗亲通过地考察胡安国支系的祖籍地,写出并公开发表的一篇重要文章。胡安国支系在全国各地有着众多分支,其中以湖南、浙江、江苏的分支为多。但在此之前,我们还没有看到由本支系宗亲撰写的有关崇安祖籍地的第一手调查报告。胡安国研究学者王立新,曾带研究生到武夷山,但没能深入到相关村镇去调查。而当地宗亲因为种种原因,使得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族谱文献,尘封多年,未见公开。因为国内各大图书馆均无收藏,以前我也认为崇安无老谱。但胡恒俊等宗亲驱车千里,实地考察,在当地宗亲的配合下,使得这批珍贵的族谱文献得以大白于天下,对于胡安国和其家族的学术研究,这等于是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第二,考察报告对于当前胡安国支系研究,澄清了许多老的疑问,提供了许多新的证据。如胡安国的崇安六世先祖“钓鱼翁”,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谱上的叙述是:“钓鱼翁”,讳夔,字朝佐,号龟山。有墓图。妣刘氏夫人,生子二:光仁、春生。”黄启昌在《中华姓氏通史?胡姓》里所说:《崇安县新志》氏族志云胡夔是从江南迁到崇安籍溪的。这就很清楚地表明,《崇安县新志》氏族志中记载的“胡夔”来源于崇安胡氏族谱“钓鱼翁”。胡恒俊宗亲等还亲自考察了“钓鱼翁”的墓地,以及“太公钓鱼石”。另外,在目前的研究资料中均无“春生”这一代。但是湖南湘潭涌田胡氏族谱和崇安同治谱上却同时出现第二代“春生”(名瑅,字岩起,号春生),相聚千里之遥,为何两地的谱记相同,谁为主谱,耐人寻味。还有,关于胡宏子胡大壮,在福建的曾孙为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壬戌科 傅行简榜进士胡翔卿,字仲集,这在胡氏宗亲网“历代胡姓进士录”里是可以查到的。从而胡宏子胡大壮有另外一支后裔在福建崇安的信息,首次公开发表。

第三,考察报告内容详实,从多方面介绍了福建崇安胡安国祖籍地的概况。如钓鱼翁入闽的始居地、墓地、钓鱼石;不同年代、版本的族谱资料达十几种,目录、凡例、族规、序跋、传记、像赞、祠堂、碑记、村落图、墓地图、世系图、支系图……应有尽有;实地考察了崇安文定公祠,这些内容提纲性地介绍了这次考察结果。之前,武夷山胡良忠宗亲曾多次邀请我前去考察,一则因上班无暇,二则以为崇安无老谱,可能收获不大而犹豫未能成行。这次胡恒俊宗亲出发之前曾打电话通知我,也是因为车子坐不下,没能一同前往。读完考察报告,令我非常遗憾,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机会。好在恒俊宗亲已经将族谱的主要部分拍成照片,以后可就族谱中的疑问随时提问。昨天恒俊宗亲就我们在“胡氏寻根在线群”里的“春生”讨论,及时将照片发上来,一解大家困惑。

我相信,这篇考察报告以及后续文章,将会把国内胡安国支系研究工作,推向一个新的阶段。我期待,恒俊宗亲再辛苦一次,继续为这次考察活动续写篇章。

南山 2012.08.09
[ 此贴被南山在2012-08-09 22:15重新编辑 ]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2-08-23
胡安国 字康侯
建州崇安
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丁丑科 何昌言榜
水有源、树有根、人有祖、一国无史君不知前臣,一族无谱后人不知先祖。欢迎加入“中华胡氏宗亲群222855665 ”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2-10-02
回复《崇安胡氏族谱世系考辨》
回复《崇安胡氏族谱世系考辨》----武夷山寻根考察报告之二   江苏  胡恒俊

江西省新余市 《暇邨胡氏族谱》(光绪三十年1904年五修)记载:
令濬 瑜次子 宋乾德内阁中书左遷喻丞 遂择东乡罗坊下半里赍湖龙塘居焉 是为暇邨始祖
娶杨氏
生子一 笃初
继娶白氏
生子一 羽仪  徙居福建省建宁府崇安县
[ 此贴被hulj166在2012-10-02 10:24重新编辑 ]
胡(东方居士)

始祖令濬公,华林瑜公次子,北宋乾德年间,宦游至渝,择居新余暇邨,繁衍二十余村。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2-10-02
2012年新修《新余市胡氏总谱 暇邨分谱》(已定稿,正在印刷中)
[ 此贴被hulj166在2012-10-06 10:02重新编辑 ]
胡(东方居士)

始祖令濬公,华林瑜公次子,北宋乾德年间,宦游至渝,择居新余暇邨,繁衍二十余村。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2-10-06
Re:崇安胡氏祖墓族谱探秘----武夷山寻根考察报告之一   江苏  胡恒俊
崇 安 胡 氏 族 谱 世 系 考 辨
----武夷山寻根考察报告之二
江苏  胡恒俊
http://www.hszqw.com.cn/bbs/read.php?tid=11999  

已在胡氏宗亲网论坛发表

南山 2012.09.27
114412749@qq.com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3-09-05
Re:崇安胡氏祖墓族谱探秘----武夷山寻根考察报告之一   江苏  胡恒俊
到底是胡谔是钓鱼翁、还是胡安国是钓鱼翁?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3-09-06
Re:崇安胡氏祖墓族谱探秘----武夷山寻根考察报告之一   江苏  胡恒俊
          到底是胡谔是钓鱼翁、还是胡安国是钓鱼翁?
胡灵宗亲:
       胡安国的直系应为:谔(钓鱼翁,夔)——春生(字岩起)——敏——容——罕——渊——安国——寅、宁、宏
      赣榆离我们很近。我有几位大学同学就是赣榆人,九十年代曾去拜访过。请有空时,来睢宁做客、指导。
                        胡恒俊    2013年9月6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