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55阅读
  • 0回复

一别77年  97岁台湾胡姓老兵找到四川亲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别77年 97岁台湾胡姓老兵找到四川亲人
胡劲松摘自《成都商报》

                                            
一别77年  97岁台湾胡姓老兵找到四川亲人  永久守候的老屋视频通话舅甥认亲

     当镜头那边的胡定远老人听到李嘉猷兄弟三人挨个凑到镜头前叫舅舅时,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来。他忍着泪挥手,问合江的亲人们:“你们身体都好吧?要好好保重!”

胡老说,1940年4月,他从石坝上姐夫家出发前往白米场赶场,半路被抓壮丁,从此跟家里失联。此后,抗战、留台,他一别家乡77年。而在这77年中,他的姐姐、姐夫及其后代一直在石坝上老屋居住,从没搬走过。冥冥中,似乎在守候他的归来……

世纪认亲

      97岁台湾老兵胡定远四川寻亲的故事牵动无数网友的心。通过成都商报记者多方寻找,最终初步确认胡定远曾在泸州市合江县望龙镇生活过,而附近白米镇的李嘉猷(昨日报道为李家由)一家有个“幺舅”小时候走失,极有可能就是胡定远。但失散77年后,石坝上做冬粉的李奉先家后人,是不是就是胡定远日思夜想的四川亲人呢?

昨日,经海峡两岸视频连线,胡定远和李嘉猷一大家人彼此确认身份,双方都老泪纵横,感慨良多。成都商报记者和一直帮助胡定远寻亲的泸州市台办、公益组织志愿者,一起见证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刻。目前,根据工作安排,胡定远老人将于近期返回四川省亲,了却人生最大心愿。

怀疑兴奋担心
真的假的台湾舅舅要回来?

       胡定远老人口中的大石坝,又称石坝上,现为泸州市合江县白米镇转龙湾村地界。世居于此的共有两姓人,一姓李,一姓罗。83岁的李嘉猷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的父亲李奉先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制粉师傅,新中国成立前曾自制冬粉在白米及望龙一带销售。

“我们这代人,共有六个兄弟姐妹,三男三女。”李嘉猷说,除了三个姐妹外嫁,兄弟三人均在石坝上老屋居住,从来没有搬走过。三兄弟分别是李嘉猷,83岁;李官明,67岁;李水生,63岁。李嘉猷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外公外婆一共生育了五女三子,他的母亲胡方详排行老大。

李嘉猷从长辈处得知,他共有三个舅舅,分别排行第四、第七、第九。“四舅舅很早就失散了,幺舅舅也不知所终,七舅舅胡清荣终身未娶,后醉酒摔死。”李嘉猷说,由于外公外婆无子可依,晚年由他的父母赡养送终。七舅舅胡清荣死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当地老人都认得其面貌。

在旧社会,李家因有制粉技术,在当地经济条件较好。李奉先的妻子只生了个女儿,但李家一直还想生儿子。因胡家经济困难,姊妹兄弟又多,老大胡方详便嫁给李奉先做二房,先后生育李嘉猷等六个子女。后来家道中落,钱粮尽毁,胡方详死于1959年,李奉先死于1961年。“母亲生前,经常提及还有个幺兄弟。”李嘉猷说,由于幺舅不知所踪,母亲提起时也只是叹气。

对于突然从台湾出现的“幺舅”,李家二儿子李官明刚开始表示怀疑,但看到胡定远老人的照片和视频后,他有点兴奋,称胡老很像去世的七舅舅胡清荣。邻居看了,也说眼睛、鼻子很像。

“几十年了,他也没来找过,我们也不认识,哪个晓得他是不是?他为啥要回来?”绕了一圈儿后李官明突然谨慎起来,担心这个舅舅是不是假的。

跨越海峡的“相见”
视频认亲双方都不敢大意

       泸州市台办相关负责人得知成都商报记者找到胡老家人后,也专程赶到李嘉猷家核实相关情况。对于台办此前掌握的关于老人在川亲属的信息,工作人员一一进行了仔细核实,包括李家父母姓名、兄弟姐妹、家庭住址等情况,并再次与胡老继子彭先生核对。

据了解,李家三兄弟中的老幺李水生两个儿子在泸州工作,李水生夫妻也随儿子搬到了城里。当李家第三代中的李贤平从成都商报记者处了解到胡定远的情况时,非常高兴。“这是血浓于水的亲人,是好事情,老人家想回来看看,这也是为了却心愿,我们很欢迎。”李贤平放下手头的工作,专门开车把父亲送回乡下,与远在台湾的“舅公”认亲。

虽然双方提供的身份信息基本相符,但是海峡对岸的胡定远是不是失散77年的“幺舅”,李家三兄弟谁心里也没底。泸州市台办负责人开通微信,打开视频通话功能,让双方跨时空“相见”。

当视频中的胡定远刚出现时,李嘉猷兄弟三人显得有点局促。胡定远也激动地紧盯着镜头,好像要找出三兄弟身上的“胡氏”基因。

“你们看嘛,长得像不像七舅舅嘛?”由于把心思都放在“认亲”上,双方都忘了打招呼。“像,确实很像。”老大李嘉猷眼神不好,赶紧又叫来二弟李官明。李官明反复看了几眼,非常确定地表示,胡定远和去世多年的七舅非常像。兄弟二人还不放心,又把站在后面的老三李水生叫来,看了还是说像。

“贤平,你来看看像不像呢!”李家一大家人围在摄像头前,李贤平看了视频后,年少见过七舅公的他坚信两者非常像,邻居们也众口一词说像胡清荣。“基因真是太强大了,李家的老大跟我老爸特别像。”在台湾家里,胡定远老人的继子彭先生也悄悄给成都商报记者发来了微信。

昨日,泸州市合江县白米镇,当地台办工作人员拿出手机让胡定远和外甥李官明(左)、李嘉猷(中)、李水生(后)视频通话

听到3个外甥喊“舅舅” 胡老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希望回川省亲时能去父母坟头上香尽孝,四川亲人将静等他归来扫墓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通过视频对话,双方绝大部分私密信息完全吻合,但李嘉猷记得母亲和外婆说过,幺舅是在太慈寺跟人角力(打架),闯祸后跑出去失踪的;在失踪前,幺舅在泸州王连长的部队当过兵,干了半年,不晓得什么原因又跑了回来。对于李嘉猷提供的信息,胡定远回忆后说时间太久,已经不记得了。事后,彭先生也私下问了继父此事,但胡老对此欲言又止,显得不愿多谈。

不过,李家三兄弟仍然确信,这个头发花白的台湾老人,确是他们失散77年的舅舅。当镜头那边的胡定远听到兄弟三人挨个凑到镜头前叫舅舅时,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来。一直在身后默默地看着眼前一幕的李贤平也挤上前来叫舅公,并说他是胡家第三代人,是胡爷爷大姐的亲孙子。胡定远忍着泪挥手,问合江的亲人们:“你们身体都好吧?要好好保重!”

“综合分析,双方确是失散亲属应该没错。”泸州台办工作人员把确认的好消息告诉了胡定远,并叮嘱胡老保重身体,欢迎他回来省亲。胡老则表示希望回来时能去父母坟头上香,尽人子之孝。李家族人则表示将准备好祭祀物品,等着他回来扫墓。

时隔77年

海峡两岸舅甥相对视频认亲

合江

视频通话时,看到舅舅胡定远,李嘉猷流下眼泪

台湾

认亲后,胡定远老人和志愿者在一起

对家乡

胡定远:你们老家住的地方叫啥子?前面是山坡还是什么?有没有水沟?

李嘉猷:我们这叫石坝上,又叫大石坝,家对门是个山包,房子后头也是山包,房前有水沟。我们一家都住在此,没有搬过家的。(胡定远点头)

对亲人

胡定远:你们老汉(即父亲)是做啥子的?你们妈叫啥子名字?排行老几?

李嘉猷:老汉是做冬粉的,妈叫胡方详,家里排行老大。她有四个妹妹,三个兄弟,分别是四母儿(当地方言,即四舅)、七母儿(七舅)、幺母儿(幺舅)。四母儿和幺母儿都失踪了,没得联系。(胡定远点头:对的。)

胡定远:你们外婆姓啥子?在哪里住?

李嘉猷:外公外婆家头穷,好些地方都住过,在白米到望龙中间的太慈寺也住过。我们外婆姓王,眼睛看不见。(胡定远点头。)

对隐私

右一为台湾老兵胡定远

说到这里,李嘉猷补充了一句:我们妈是老汉的二房,还有个大妈,生了个女儿。我们李家想生儿子,外婆家里穷,就让我们妈做了二房,生了六个孩子。

胡定远:是的,是的,我知道这个,我大姐是姐夫家的二房。你们母亲有没有一个最小的妹妹,身上有啥子胎记之类没得哦?

李嘉猷:咋个没得嘛?我们幺孃儿(小姨),肚皮被烫伤过,留下多大一块白色印迹。

胡定远:对头,对头。她小时候烤火,把肚皮烫了个疤。她是我妹妹,她还在不在?

李官明:早就不在了,我们两个小的都没见过,外公外婆也多早就过世了。

如何确认?

相貌相似私密家事也对上了

成都商报:你知道有个舅舅失散了吗?

李嘉猷:我今年83岁,算起来1940年已经6岁了,印象中是有个“幺母儿”(即幺舅)。母亲在世时,也经常提起说我们还有个舅舅,不知道去向。最艰苦那些年,母亲常常叹气,说不知道“幺母儿”是不是还活着,有没得饭吃?母亲说完这些,又会自言自语说那个人不傻,应该不得饿肚皮。

成都商报:你母亲家兄弟姐妹多少人,有没有母亲那辈人还健在的?

李嘉猷:我母亲是老大,还有二孃、六孃、八孃、幺孃,有四母儿(四舅)、七母儿(七舅),还有个幺母儿(幺舅),一共八姊妹。七母儿未婚无后,死的时候是五保户;另两个舅舅早年就失踪了;几个姨孃都死了几十年了。只晓得八孃嫁到重庆永川,有个儿子叫梁八州(音),但几十年没联系过。

成都商报:照此说来,你是目前胡氏一族所有后人中,唯一见过幺舅的,但那时你也只有6岁。如何就敢肯定台湾的胡爷爷就是你失踪的幺舅?

李嘉猷:我们有个七舅舅胡清荣,就在我们这大石坝生活了几十年。现在40岁以上的人都记得他相貌,看了台湾胡定远老先生的照片、视频,我们家人和邻居长辈,都认为他跟胡清荣长得像。从外貌上,可以有此判断。

成都商报:还有更多证据证实吗?

李嘉猷:我们有些家务事,只有自己最至亲的人才清楚。比如他说他姐姐排行老大,是嫁到李家的二房。如果他不是我舅舅,这个信息不可能被一个97岁的台湾老人知道;再比如他说他有个妹妹,小时候烤火烫伤了肚皮,恰恰我们母亲的幺妹,肚子上就有被火烫伤的疤痕。如果不是亲人,他不会知道。综合起来判断,他肯定就是我们失散的舅舅。

成都商报记者罗敏

摄影记者王勤

                                            

来源:

永久守候的老屋 视频通话 舅甥认亲 - 成都商报|成都商报电子版|成都商报官方网站

http://e.chengdu.cn/html/2017-04/12/content_592408.ht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